Jan 16, 2013

戲雪初體驗

戰鬥服



一月十四,東京初雪。

今年的初雪不只來得很早,也下得異常兇猛。十點到樓下騎(斑)馬時,天上落的還是冷雨,半小時後湊窗一看,領銜主演的已經換成大片大片的雪花。

還想著雪才剛飛,出門應不致受擾,結果一到外頭就驚覺,飛雪之說太文太弱,這氣勢得用暴雪形容才貼切。雪不只遮天極狠,覆地也毫不留情,由雨轉雪明明不過十分鐘光景,踏出外頭已經腳腳踩得出印,嬰兒車推到後來簡直是在破雪(或冰)而行。

猛雪沒有過夜,今天外頭又是晴空萬里,本來想帶煙斗仔上泳池報到,結果才剛過了橋,就被迫折返。天上的雪是停了沒錯,但地上積雪未散,甚至厚到能讓小孩們拿滑雪板溜玩,可想而知嬰兒車有多麼舉「輪」艱難。索性心一橫,學費放雪流,把煙斗仔帶回家換了裝,拿起水桶、小鏟,改上公園玩雪去。

這雖不是煙斗仔人生中的初雪,卻是她的「戲雪」初體驗,因此不管是踏雪、挖雪,還是堆雪人,樣樣於她都很新鮮。一個早上就看她在雪地裡晃來晃去,一下挖挖這邊,一下堆堆那邊,小臉凍得跟蘋果一樣。叫她回家吃午飯時還非常不甘願,哭哭鬧鬧半天,就是為了要再跟「雪」多相處一會兒。

其實不只煙斗仔,這似乎也是我第一次這麼痛快地玩雪,畢竟東京很少積雪,就算積了也不一定正好有伴相陪。所以說起來還得感謝猛獸,多虧有她為盾,我才能光明正大地在雪地裡窩上半天。

「戲雪」一場,我有心得如下:

第一,購入HUNTER一年,這兩天真是最回本的時候,如果它的防滑機能可以再加強些,讓我行走冰徑時也能健步如飛,那一切就更完美了。

第二,購入stample數月,這兩天應該是煙斗仔穿得最盡興的時候,如果它的靴長可以再增長些,避免雪水濺入,那一切就更理想了。

第三,原來雪人其實超難做的。我發誓我以後在路上看到那些奇形怪狀的雪人都不會再嘲笑它們了,畢竟我連球形都滾不出來啊!

第四,我想雪一定有種不可思議的魅力,所以即使它這樣冷、這樣冰,這樣充滿威脅性,卻仍能讓多數的孩子充滿興奮地嚷出「雪だ!」,並在望雪時眼神特別晶瑩。

公寓後邊的積雪幾已散盡,不過對岸步道還是一片雪白,希望明天能順利履行我對煙斗仔的「戲雪」之約。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