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27, 2012

年賀狀

沒有被採用的一版只好拿來這裡放!

每年都會搞得吾厝人仰馬翻的年賀狀(進化史),今年出乎意料地迅速交差。十二月尚未過半,煙斗已經搞定了設計檔草案,而且還一次做出兩版,動作之俐落,差點沒讓我跌破隱形眼鏡。

有別於過去幾年老拿天空樹作文章,今年吾厝的年賀狀終於揮別樹影。這次我們放的是一家三口外出踏金的紀念,除因背景鮮明美麗,難得有張三人一起笑望鏡頭而且還沒有眨眼歪頭,眼袋和雙下巴也不太明顯的照片也是關鍵。雖然其實我個人更屬意另張圖片,但不敵煙斗那句「可是這張的煙斗仔比較可愛」,我想吾厝要是有朝出現母女對戰,煙斗會加盟哪方已經不待明言。

主圖敲定之後,還得添放干支圖樣以為點綴。煙斗向來慣用特定網站的素材,今年卻一度遇見瓶頸,找了半天都沒見著滿意的花飾。我還以為是他當了爹後眼光變高,結果一句「原來明年是蛇年!難怪我找了半天只覺得兔子怎麼這麼少。」讓我恍然,煙斗的設計瓶頸原來無涉美感,倒是和常識不足有關,看來該是去借幾冊十二生肖繪本回家朗誦的時候了。

是說前置作業雖然早早完成,我負責的份量也不過單掌指數,但不知為何,投遞還是默默就超過了日本郵政的期望時間。幸好現在我臉皮厚多了,就算遲到也可以面不紅氣不喘地嗆聲:

情意的重點本來不在先後,而在是否恆長。所以元旦到不了件又何妨?反正我天天都掛念著我親愛的朋友們啊*

[1]然後朋友們都打冷顫了,因為是鬼扯無誤XDDD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