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21, 2012

有病勿近

大晴天自己作出這種造型教人很難不擔心發燒有後遺


如果按照原本的計畫,煙斗仔今天應該和我、煙斗媽,以及煙斗阿姨一起在三鷹的吉卜利美術館裡遊晃。可惜煙斗仔從上週五起身體突現異狀,幾天下來陸續經過了發燒、口內炎、鼻塞、咳嗽的折磨,雖然食欲與活動力大致已經恢復,但症狀沒有完全消除,而且還疑似波及煙斗媽,出遊計畫只能黯然取消。

這回的感冒更新了她幾項個人紀錄:

首當其衝的是高燒溫度。截至目前為止,煙斗仔的最高發燒溫度紀錄是38.7,當時的原因與針劑副作用有關。這次上攀至39.5,讓我半夜對著她滾燙的身體驚嚇了好一陣子。

其次則是首度登場的咳嗽症狀。煙斗仔過去的感冒輕則流鼻水,重則鼻涕、腹瀉、發燒,出現咳嗽症狀還是第一回。不過,我很快就見識到了咳嗽的厲害,它最大的傷害是對睡眠;連續兩個晚上看她無法自抑地咳醒,那一聲聲咳音好像都撞在我心上了。大概也是因為預料到咳嗽症狀的出現,醫生昨天加開了氣管擴張劑的專用貼片,頭一次領得幼兒的外用藥物,也算讓我開了眼界。

感冒雖苦,伺病也累,但不算是完全沒有收穫,這次我至少就學得了兩件事情:

第一,餵藥不應捨近求遠。

過去近兩年來,煙斗仔和我多次為了食/餵藥上演劍拔弩張的場面。儘管嘗試過多種不同形狀/方式的餵藥器,但總是找不到可以讓她心平氣和飲藥之道。這次也不例外,她才看到我拿出餵藥器,已經開始哭鬧打滾。

面對此景,再一想到接下來幾日,每天都得一個人架住她餵三次藥,突然覺得好累。心一橫,索性扔掉了餵藥器,藥粉藥水參了點水通通倒進杯裡,插了根吸管遞上,要不要喝隨你。

出乎意料的是,煙斗仔吵嚷的嘴巴竟然乖乖閉上了,她點點頭,接過杯,就著吸管一盡,喝完後還說了句「ご馳走様でした。おいしいですね。」嚇得我迅速掏出耳溫槍,深怕她是被高燒搞得反應異常。

結果當然不是,因為她不但體溫正常,接下來每天反應皆是如此,有時嫌我調藥太慢,還會自個兒跑到廚房邊囉嗦。這讓我覺得兩年來拼命在找好用餵藥器的自己真是有夠愚蠢,原來餵藥根本沒必要捨近求遠,給她一根吸管,甚至一個杯子就夠了。

第二,打針看病必須捨近求遠。

雖然沒有任何實證,但煙斗和我暗中懷疑,煙斗仔周五傍晚開始不過24小時的發燒,應該是流感疫苗第二劑的副作用,而幾天後出現的感冒症狀,則可能是我們帶她去小兒科檢查時中標。這個情節聽起來實在有夠耳熟,因為去年打流感二劑時,也發生過一模一樣的事情。

想到這裡,我就覺得非常後悔,今年接種前我一度考慮要轉往站前的小兒科/耳鼻喉科,後來因為嫌地遠而就近了事,沒想到噩夢果然重現。更鳥的是,去了站前診所看診後才發現,人家不但可以網路查詢叫號,免到現場和病毒共處,價格還比我們家旁邊的更實惠,明年我一定捨近求遠,一樣的錯誤*不能犯上三回。

感冒的人痛苦,陪侍的人當然也沒有好日子過,我已經連續幾日不知熟睡為何物。精神恍惚之際,突然覺得對胖母深深抱歉,以前不懂事,常常笑稱,小時候身體不好又怎樣,還不是也長到那麼大?現在伺候了小病號才明白,媽媽的眼袋、皺紋、白髮,恐怕都是起自那些由咳音涕響伴奏而揪心難眠的夜晚。

希望煙斗仔可以盡快康復,還她自己,也還她老母一個舒服。


[1]不過真正壓垮駱駝的稻草,是看診時我一再提醒醫生,煙斗仔一直抱怨嘴巴痛,請醫生檢查口腔是否有口內炎,他看一看跟我說甚麼都沒有。結果隔天換到站前一查,就被抓到裡頭有一個好大的破洞。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