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14, 2012

猛獸學舌:察顏觀色

在挑釁XDDD


煙斗仔在學習辨識顏色。

說來有趣,雖然我們都是按照一般熟知的學名教導,但煙斗仔始終堅持用自己的聯想演繹來呼顏喚色。所以黃色在她看來不是黃色,而是「芭那那」的顏色,或者是「煙斗仔」的顏色。儘管我怎麼想都覺得「黃」這個音比其他兩者好發多了,但她不吃我們這套,我也拿她沒轍。

更有趣的是她對藍色與紅色的稱呼。

煙斗仔總是說藍色是「把拔的」顏色,紅色則是「馬麻的」顏色。這點讓煙斗和我覺得非常不可思議,因為我們從來沒有提示過她性別與色彩的連結。在日常衣著上,煙斗穿紅物的頻率還遠遠高於我,所以我們真的想不透煙斗仔為什麼會自己幫藍色/紅色貼上不同的標籤?還是說,對性別與色彩的連結其實並不像一般所言為後天教養習得,而是與生俱來的天性?

猛獸在察顏觀色的過程裡繼續學舌,她嘴裡的問號或者不斷減少,但她勾起的無解的我的疑惑,卻是越來越多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