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1, 2012

Turn around:1Y10M

洗衣籃也打一下羞羞槓喔XDDD


煙斗仔滿一歲十個月。

這半年來,每次開檔案寫月記錄時,我都要對著螢幕暗驚好久。明明記得幾天前才剛剛發佈了成長記錄,怎麼一轉眼又到上刊期限?究竟錯亂的是我自己的時間感,還是養了孩子以後,年華真的就只能如水,而且還是流速特別湍急的那種?

台版
本月前半在台灣渡過。滯台期間仍常逢雨日,但晴時較上月為多,最後兩周我們幾乎天天都能上滑梯場報到。快悶出霉來的煙斗仔好不容易逮著機會,當然沒忘記施展渾身精力,因此很快就達成獨力攀拱橋、走吊橋的目標。在台鍛鍊出的蠻力返日後沒有閒著,汐入公園有座粗繩架起的好漢坡,高約兩層樓,她在返家不久即攀頂成功,現在正在覬覦旁邊的攀岩牆。我想,我們離這公園遊具被她全數插旗的日子,恐怕已經不遠了。

語言發展方面,煙斗仔這個月最熱衷的活動非宣示所有權莫屬。「煙斗仔的XX」、「把拔的OO」、「馬麻的OO」反正不管逮到什麼東西,她想到了就會幫它們貼個所有物的標籤。學舌的行動仍在繼續,內容、句型都有越來越複雜化的趨勢

日版
此外,大概是胖父胖母密集特訓有成,煙斗仔除了可以用中文數數,也能出口幾首中文兒歌,甚至還記下了一些順口溜,最愛的口頭禪則當屬「一二三,到台灣,台灣有個阿里山」,有事沒事就會自己邊走邊高喊。如此盡力推展吾鄉觀光,嘉義縣市長聽了搞不好都要落淚呢!

我一方面為煙斗仔的中文大躍進開心,另一方面卻也忍不住煩惱起荒廢近月的日文。還好煙斗仔一踏上東京就用獸吼證明,中文報數難不倒她,轉頻日文也一樣溜得很,這總算讓老母鬆了一口大氣,從此中文數完能換日文數,爬樓梯也不必擔心沒話題。

在生活習慣方面,煙斗仔在本月初成功戒除睡前靠奶嘴助眠的習慣。整個戒除療程(?)大約費時四天,第一天哭鬧了兩個半小時,接下來逐次遞減,到了第四天晚上終於可以無淚入眠。初期雖一度出現午睡時間短縮的副作用,但幾天後便恢復正常,除了睡前有時會聒噪一點,基本上還算進展順利。

不過,我還沒有資格宣稱我們已經全面擺脫奶嘴。理由是煙斗仔每晚入睡後,約莫在十二點左右會有一段較淺眠的時間,有時只是吭個兩聲,有時則會輕微哭鬧。由於賤婢我本人意志比較軟弱,又很愛惜自己的睡眠時間,如果感覺她有轉向哭鬧的可能,就會塞個奶嘴讓她恢復平靜,然後等她入睡後或隔日起床前再偷偷收走。假如煙斗仔的夜夢有主題曲,我想大概每晚唱的都是「黎明不要來」吧!

另一個生活變化與眠床有關。回東京不久,我稍微調整了煙斗仔的嬰兒床。原本為了防止猛獸脫牢,嬰兒床的四面皆以柵阻,現在我已將其中一柵放下,並將它轉至外側,讓煙斗仔可以自行上下小床。這一來是因為小孩大了,動作越來越靈活,強硬的阻止只會招來更頑固的反抗,不如將圍擋改成疏通。二來是因為明春以後我們想為她添購兒童床,正好藉這機會讓她先習慣習慣。煙斗仔本人似乎很滿意這個安排,但這麼做唯一的缺點是,假如她特別早起,煙斗和我就有機會體驗被猛獸搖醒的滋味。

說完了正面事蹟,接下來輪到怨念時間。煙斗仔這個月讓我頭疼的事情有數:

第一就是她在熟人面前一條龍,而且越熟越會作威作福,但遇到生人立刻變身一條蟲。我想這是因為她多數時間都和我相依為命,而我又不是特別積極於社交活動使然。雖然長輩和小兒科醫生都認為不必擔心,將來上了幼稚園,社交性自然會開花結果,不過看到她每見生人必戒懼的反應,賤婢我本人還是免不了要憂慮一番。

第二則和分離焦慮有關。從去年春天開始,每個星期我都有兩天下午會外出零工。起初我是趁煙斗仔睡著後出門,以減低媽媽突然消失帶給她的衝擊;後來煙斗仔的日間小憩減少,煙斗媽就利用巧虎國或鼠國皇民通訊來分散她的注意,我則抓準空檔閃人。這一年多來一直相安無事,但從今年六月開始,煙斗仔意識到奶奶出現=媽媽落跑,所以黏我黏得特別緊,我出門後偶爾會有喚母反應。還好沒多久就進入暑假,這問題便給我們擱下了。

但秋學期總是要來的,週六我出門開workshop,怕煙斗一個人招架不住,特意請了煙斗媽來幫忙。結果據說這天煙斗仔還是時不時就會悲鳴哀泣,甚至拿著手帕自己哭奔小床。種種反應聽得我又是不捨,又是好笑,當然也有許多困惑,明明過去一年都熬了過來,怎麼會在這節骨眼卻開了倒車?小孩還真是抓不準。是說談好的工作不容輕變,因此只得讓煙斗仔多擔待些。誰教媽媽我本人十分貪財,並且也極度渴望能保有一點點喘息換氣的時間空間。

前兩個月才剛教會煙斗仔回答自己的年齡,想不到離加碼已經進入倒數。對此,我心裡有許多不可思議、許多驚嘆,還有很多很多的期待。所剩不多的「一」字時光,我們將會以什麼表情、姿態一起走完呢*? 



[1]結果煙斗仔昨晚發燒,1Y10M做的第一件事是去小兒科報到。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