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15, 2012

馴獸小記:HACHI

奶奶帶來的秘密武器

我們一直沒有為煙斗仔的分離焦慮找到解決之道,不過該來的開工日倒是閃躲不了,所以上個星期五、六,我就在煙斗仔一哭二鬧的人肉交響樂裡踏出家門。

仔細想想,其實去年剛剛回到日本開工時,也曾經遇過類似的問題。但今昔對照,還是可以發現幾處不同:

首先,煙斗仔當初的分離焦慮主要來自於對周遭的陌生,當她逐漸和奶奶、爸爸混熟之後,就很少再對照顧者換手這事表示異議,可如今她的哭鬧完全是基於對賤婢我本人的思念而發。

其次,娃兒彼時年幼無知,只要巧妙利用晨睡、玩具或電視,要分散注意並不困難。然隨腦力發達,記憶延長,這些道具的效果也漸形弱化,當她把該看該睡該吃的逐一完成後,還是可以在下個瞬間因為想起媽媽而轉笑為涕,甚至上演淚奔臥床的戲碼。

老實說,能被一個人這麼深刻而用力的想念著,我只能用受寵若驚來形容,遺憾的是賤婢的心腸沒有因此比較柔軟。去年面對她的眼淚,我還會數度考慮要放棄零工相陪,今年這念頭根本連閃都沒閃過一回,不管她怎麼哭吼,我邁向金錢懷抱的腳步不曾稍有遲疑。可見不只寶寶在成長,媽媽的心臟也會越來越強壯(或者鐵石化?)。

此外還有一點,過去她只會乖乖在家等我歸來,現在已經不甘於被動位置。下午時間到了,據說就會嚷嚷要去接媽媽。第一天還只在公寓樓下等,第二天已經站到了車站改札外,於是我人還沒出關,已經先看到那雙專注搜找的小小眼神。

不知道這望母行動將持續多久,如果她整個學期都沒缺席,那我就──

她改名HACHI好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