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4, 2012

辛蒂蕾拉我有得罪你嗎?



還記得煙斗仔的辛蒂蕾拉初體驗嗎?

那只失蹤的鞋子可惜沒有玻璃鞋的好運,轉眼一年都要過去,失物尋獲的告知卻始終不曾到訪。儘管現在就算找回,煙斗仔也已經穿不下了,但每次想到這事,賤婢脆弱的心臟還是難免一陣抽痛。

自從那次以後,我謹言(?)慎行了好一陣子,每次外出一定再三檢查煙斗仔的足下。託此之福,即使中間曾經出現帽子遺落*的插曲,不過餘下的靴鞋都能保持完好無缺,忠實地伴隨煙斗仔行路直到尺寸臨界。

我一直以為日子將會這樣安穩地過下去,沒想到辛蒂蕾拉陰魂不散。

熱天時為了方便穿脫,煙斗仔通常會著涼鞋或鱷嘴鞋行動,其中又以鱷嘴鞋最得其心。理由除了鱷嘴鞋她自己就能輕鬆穿妥,上頭的米奇洞洞大概也有不小的魅力,還有穿鱷嘴鞋能跟她敬愛(?)的老母我本人「一樣一樣」,多少也有加分效果。但因鱷嘴鞋容易脫落,如果要去遠地,我們還是會逼她換上涼鞋以防萬一。

偏偏上個星期二趕著出門,手上拎著大包小包已經狼狽,我就沒分神去管煙斗仔到底挑了什麼鞋上腳。直到走進健身房脫鞋收箱,才發現她套的是鱷嘴鞋,當時我還多念了兩句,「穿這個等下要小心別弄掉。」想不到很快就一語成讖。

事發當時的情況我完全不記得了,其實更精確的來說,是我根本就搞不清楚它如何脫腳?掉在哪裡?又是怎麼掉的?否則現在何必要提鍵盤來懺悔呢?

但發現它下落不明的瞬間我倒是印象深刻。那時我剛剛卸下熟睡的人肉包袱,輕手輕腳地要幫她脫外套、脫鞋,結果卻發現只剩一只鱷嘴,霎時如雷轟頂,眼前一黑。

礙著煙斗仔一人在家睡,我不敢走遠,匆匆巡視走廊和電梯後,打電話請健身房幫忙留意,可惜皆一無所獲。好不容易捱到當事人清醒吃完點心,趕忙請人上轎,推著嬰兒車把方才的路線溫習一遍,舉目所及卻仍舊沒有紅鞋蹤影。

我不死心,第二天派出煙斗再打,依然下落不明。周四補課回家,在街角遇到了同一台巴士,立刻厚著臉皮請司機放我上車搜尋,結果只領得一句「如有失物,打掃時早已送往櫃檯招領」的公式回應。

如今一個星期過去了,電話依然沒有響起,倒是煙斗仔毫不掩飾她對鱷嘴鞋的熱情,還常常在跨出陽台時呼喚她的陽台指定用靴,逼得我不得不悄悄收起落單的紅鞋,以免觸景傷情。一想到這雙鞋我們初春入手時尺寸猶大,最近好不容易漸漸合了腳,煙斗仔又這麼愛用時,賤婢我本人肉做的心就更痛了。

辛蒂蕾拉啊辛蒂蕾拉,我是有得罪過你嗎?

[1]不過有找回來喔XDDD我愛足立區福祉中心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