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20, 2012

針的不能開玩笑:包腫疫苗



話說育兒界(?)十月最大盛事(?),莫過於流感疫苗登場。去年為了打這疫苗一波三折,先是未開蛋葷慘遭退貨,後來又因感冒延期,好不容易終於注射完畢,幾天後卻(因疑似在診所被傳染的)病毒性腸胃炎爆發,搞得吾厝去年年底好不平靜。

雖說如此,該打的針不容錯過。一捱過和日本腦炎的間隔期,我立刻就拎著猛獸殺進小兒科裡。

今年沒有蛋葷顧慮,又有上回的接種經驗為底,挨針的時候便不像去年那樣緊張。不過這是單指賤婢我本人的部分,至於煙斗仔,該吼的、該哭的,她一路行來始終如一,連音量都不曾打折。台日兩地政客要是能有她一半的堅持,大家都不必那麼操煩國家前途了。

始終如一的不只煙斗仔的獸吼,去年讓我手臂腫了三天的流感疫苗,今年副作用依然準時報到*

打針回家後不過幾個小時,注射處已經開始發脹並隱隱作痛,隔天一早醒來,上臂後側長出一座小丘,痛癢如蟲螫咬,不快程度絲毫不亞於昨秋,堪稱成人疫苗界的包腫王。一起挨針的小獸則照例啥事也沒有,而且大概是覺得老母手臂很腫很稀奇,動不動就要來戳個兩下,再充滿同情(?)地說聲「馬麻痛痛」。

對,挨針不只讓媽媽手很痛,想到一個月後還有一劑,連錢包也很痛呢!

[1]喔,還是有一點不一樣,那就是今年打完沒大發奶(因為也沒)XDDD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