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17, 2012

猛獸學舌:媽媽的挑戰



新嗜好是磨咖啡豆

返日之後,煙斗仔的舌頭好像突然被打通任督二脈,許多過去發不出來的音現在都能暢流無礙,學舌的內容與範圍也大幅擴張。以前頂多仿著大人說句子末尾的幾個詞,現在整句以至於幾句複製貼上都非難事。

不過,如果單把她定位在拷貝貓的程度輕忽對待,可是要嚐苦頭的。

比方說昨天下午我帶她到河畔閒晃,煙斗仔走了沒幾步,吵著要抱。我心不甘情不願地伸手,嘴裡則一邊嘟囔,「散步就是要自己走路,哪有人馬上就要抱抱,這麼偷懶」。話才剛剛脫口,句點都還熱著,臭奶呆的娃娃音旋即幫我自動重譯一回。我念幾句,她就複製幾句,雖然發音比較含糊,但拷貝行為明顯可辨。

然後我的壞心眼就上來了,既然那麼愛學,那來挖個坑送你。於是我先接著前話加扯幾句,接著趁猛獸依樣畫葫蘆的時候,冷不防補上一句「煙斗仔偷懶!」心裡打的算盤是長句你都能學,短句焉有不上嘴的道理?還在心底佩服自己,卻見小妮子轉過來對我輕輕一笑,然後放大聲量吼出:

「馬懶!」

挖好的坑最後竟然自己栽了下去,難怪古有明訓,害人之心果真不可有。

今天早上打完流感疫苗,我見時間尚早,又拎她到河畔發洩精力,正巧遇上了濱田屋的屋形船停泊水上巴士站。這屋形船我們雖然夜夜得見,但都只是遠觀,難得有機會近望,所以我索性抱起煙斗仔讓她瞧個仔細。

一直以為屋形船規模不大,湊近一看才知道它和水上巴士相去無多,我忍不住讚了一句「この船、大きいね(這艘船好大喔)」忙著打量屋形船的煙斗仔聞言轉頭,盯著我看了兩秒,脫口就是小さいね~(好小喔)ね還故意拉長了幾拍。

我愣了一下,以為是自己或煙斗仔聽錯,於是又再加強語氣重複一回,得到的答案依然是猛獸堅定的「小さいね~」。然後,我突然就不知道應該要為猛獸已經會分辨,並且可以活用大小這組反義詞感到開心,還是為她已經開始發揮射手女孩就是愛與老母作對的天性*落淚。

猛獸學舌,話語對她來說猶是無限寬廣的新天地,我不知道她將走到哪裡,但歸納媽媽近來面臨的挑戰,我確信她不會甘於只當個科(Echo)而已。

[1]感謝肥魚姐的開示XDDD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