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22, 2012

蚊化差異

水果女孩:楊桃



回台時正值溽暑,可想而知公園裡的蚊蟲不會太客氣,未免煙斗仔無端成為血庫,除了帶上去年就已備妥的貝恩防蚊慕斯、朋友自家調製的紫雲膏,也沒忘記從娘家抽屜裡挖出寒假時購得的防蚊貼和防蚊凍。裝備如此齊全,就是為了與貪吃也就罷了還很囉嗦的迷你吸血鬼們對抗到底。

人肉實驗證明,有準備就有保佑。在台一個月,末兩周密集出入公園,但煙斗仔被咬的次數總計並不過三。反倒是忠心護主的賤婢我本人犧牲相當慘重,每去一次公園就會帶回七、八個包,一雙腳紅紅腫腫儼然是現代吳猛。

後來實在被咬怕了,決定別再虧待自己,幫煙斗仔擦防蚊慕斯時,順道抹些上腳。慕斯氣味雖然嗆辣了些,但對驅散大小蚊蟲似乎效果不錯,吾足得以平安度過在台的殘暑時光。

有了這美好的經驗,我對防蚊慕斯信心大增,回到東京後還為了它捨棄無尾熊貼布不用,下午出門散步前,必定先幫煙斗仔來上一抹。可惜的是,東京的蚊子很快就用實力向我證明,「蚊」界國情大不相同,在台無敵如金鐘罩的防蚊慕斯,到了東瀛以後效果就跟一張漁網差不多。保不住大人就算了,連小孩都難逃一劫,煙斗仔乾淨了一整個夏天的肥腿於是正式淪陷,返家不到七十二小時,膝蓋足踝已經冒出三顆腫包,而且一顆比一顆大,紅豆簡直不足為述,根本就是甘納豆等級來著。

如果只是虛胖假紅也就算了,偏偏這毒包名實相襯,癢起來讓人十分崩潰。我虛長了煙斗仔三十一歲都招架不住,涉世未深的小毛頭自然抓得更厲害,搞得我不得不為她穿上長褲防範,否則只怕這甘納豆很快便可以榨出汁來。從中標至今,算算也過了好幾日,甘納豆們形色卻驚人依然,我只得速速把慕斯封箱,重新回到無尾熊(貼片)的懷抱。

經此一役,賤婢又學得兩事:

第一,家有嫩童,防蚊大作戰便永遠沒有句點;

第二,國情有異,「蚊」化有別,對付大和蚊這種事,以後還是讓倭人自己來吧!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