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21, 2012

四場聚會


閃人前的最後一週忙著做掏金大夢,結果會了幾攤友人卻記錄全無,為免給貼上忘恩負義的標籤,將來再也沒人想來探訪,本人在此負鍵盤請罪,懇請眾友千萬別將已夠孤僻的我與煙斗仔母女倆踢出好友名單。

第一場聚會是與黃腎的再相見。


說來腎姐真的是很有心,明明自己上班上得昏天暗地,閒暇時間又得均分給男友與上帝,想不到竟然還願意抽空相見,而且千里迢迢跑到嘉義來會,真叫我感動得無以復加。我想報李但手中無桃,只好獻出形狀也差不多的煙斗仔青春肉體回饋,腎姐因此成為朋友群中唯一多次欣賞煙斗仔入浴,簡直把她從裡到外都看了個透的幸運兒(可惜腎姐的興趣不在這邊XDDD)。

睽違半年相逢,腎姐的穿著大幅長進,連身洋裝毫不客氣地露出足以媲美志玲姐姐的長腿(?)。儘管頸部以上不改素顏風格,離那年聖誕的釋由美子已經遙遠,不過整個人容光煥發、氣色佳好,證明了愛情才是強而有力的青春露,呼喊遠觀終究不如抱入懷中來得舒服。

雖說腎姐的前途似乎還有不少挑戰,但我由衷獻上祝福,希望腎姐能在聖經以外的領域,勇於體驗並且實踐愛的真諦,並於下回相見時,帶來更多動人的八卦
好消息。

第二場是和嘎逼夫婦與小嘎逼的親子會。

這是煙斗仔第一次有機會近距離接觸比她小的寶寶,會前我還花了大半天對她心理建設,希望能藉此一役激發她的「姐」性。可惜煙斗仔對寶寶雖然很有興趣,卻在見著小嘎逼老爸的瞬間畏生性格大爆發,結果這天大概有一半時間都忙著和小嘎逼父保持距離,話也吐不出幾句,和平日在我面前作威作福吵個沒完的跩樣判若兩人。

這天也是我繼煙斗仔脫嬰入幼之後,第一次又有機會抱到六個月大的寶寶。那感覺有點熟悉,也有點新鮮,熟悉的理由不用說,而後者則和小嘎逼的體重有絕對關係。他那雙粗如成人臂的大腿實在讓我大開眼界,我現在總算知道「壯丁」 這個字是怎麼來的了。說真的,如果小嘎逼臨時決定要跟煙斗仔玩相撲,大他一歲多的煙斗仔可不見得有勝算。

希望小嘎逼可以健康、快樂的長大,下次有機會再一起玩耍。不過體重方面就不必太力爭上游了,否則只是苦到爸爸媽媽的腰肢與手臂啊!

第三場是與肥魚姐和涂胖的定例會。相會雖是定例,但因涂胖每月赴日出差的行程即將啟動,讓我們這回聚會新添許多例外的發展,這也正是我近來荒廢網站,日日沉溺於掏金夢的主因。但願財神爺發發恩,代購代買就算不能致富,但至少也讓我們賺得明年聚會的餐費嘛。

最後一場是和王心地的天龍國之會。據說這場聚會原本的目的是要聊聊王心地的求孕血淚史,不過不知道為什麼,講著講著最後竟然成了我胖府一家的我們都愛金母娘娘感恩見證分享大會。而且本來宣稱中途就要閃人的王心地不但沒走,根本就跟渣哥聊開了,最後甚至留下來吃完甜點包,欣賞到了煙斗仔在入睡前神智不清的起肖模式,並且騙得假吻一枚。

好想看心地姐哺乳!
雖然王心地實在沒有她自己形容得那麼努力,不過我還是要真誠地祈禱,期盼心地姐的好「孕」可以快點來敲門*,讓她早日加入育兒一族的行列*

有人得愛,有人生子,有人拼金,有人求孕從前覺得好遙遠的三十代,原來就是這麼回事,原來已在身邊。

[1]然後就再也逃不出去了XDDD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