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13, 2012

無淚剪髮原是夢


居「嘉」時光已屆尾聲,閃人前有件要事非幹不可,就是拎著猛獸上美容院除毛。

自從有了上回的平靜剪髮體驗之後,這次我對帶煙斗仔上美容院異常自信,總覺得既然在日本可以不吭不哼,沒道理回台灣就不行。再加上出門前多次詢問,「我們現在要去剪頭髮,讓阿姨幫你剪可愛好不好?」都得到相當正面的回應,因此整個人出門時莫名寬心。連胖母都受到了我的影響,開車把我們帶到美容院後,便逕自轉向幹別的事去了,完全忘記她每回必行的人肉拒馬任務。

只可惜,自信往往是失敗的開端。煙斗仔這天的淡定結果只維持到毛巾繫脖這個階段,接下來照例是蟲蠕、獸吼齊發,拿金魚缸、手機、圖畫書哄騙皆無用,搞得剪髮的小姐滿頭大汗,負責挾持她的賤婢我本人則遭獸毛淹沒,差點都火起來宣布「拜託直接幫她剃光頭」。

幸好胖母及時趕到並伸出援手,剪髮任務才勉強完成。儘管美容院的小姐為了瀏海不能再修齊些十分扼腕,但看到猛獸額前那應當可以幫老母的荷包再撐一、兩個月的超短髮,我還是道謝付錢得心甘情願。

如果要說這次剪髮與過去有何不同?大概就是刀剪一離,獸吼即止,煙斗仔的表情又趨和緩。態度切換之速與變化之劇,讓我不得不懷疑,她其實一點都不討厭剪髮,只是上美容院不作點亂就全身不對勁。

唔…那不就還好我有讓她變身小瓜呆以洩我心頭之憤XDDD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