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10, 2012

續.針的不能開玩笑

水果女孩:木瓜
每次款著人肉包袱回台,目的除了省親娛戚之外,當然也少不了打「預防針」這項重大任務。

這次原本以為只會接種五合一第四劑,結果運氣不錯(?),醫生在問診時注意到煙斗仔還沒打過日本腦炎,立刻表明院內備有足夠針劑,同時也替我們估算出安全的間隔期。在確認前兩劑都能在返日前完成接種後,一針計畫迅速翻盤,最後煙斗仔總計挨了三針,痛或者是痛了些,但她老母我本人心裡懸著的石頭總算卸下。

這次打預防針,煙斗仔的表現比起過去「略」有進步。雖然她還是一上體重計就哭爸,一躺身高尺便吼媽,不過起碼在醫生問診時可以保持冷靜,遇上冷冰冰的聽筒襲身也不致崩潰。而儘管挨針時仍舊不改放聲悲鳴的風格,但也只是唉個幾聲,眼淚倒是沒有流出來過,我想這應該也算是成長的證據。

不過,有一點倒是很令人頭疼。煙斗仔這傢伙從一歲兩個月左右開始,學會了以「痛痛/痛い痛い」來表明身體上的不適,這次她可以說是逮著機會,充分而徹底地把這句話用了個夠本。

每次一打完針,她動不動就會指指大腿上的棉花藥布,皺眉哀訴「煙斗仔痛い痛い」,然後要人跟她一起複述今早挨針的遭遇,最後還要乾嚎個幾聲試圖博取安慰。這把戲還不是玩一回就肯收手,總是要一而再、再而三,重複到明明針孔都已經淹沒肉堆裡才肯罷休。慘遭痛痛轟炸三回,我現在真是深深地體悟到何謂「打在兒身,痛在娘心」。不只呢,其實為娘的耳朵也十分難受!

鬼扯了一大堆,其實最開心的是,接下來除了每年固定的流感疫苗,以及明年再來一次的日本腦炎疫苗之外,這讓人不打會怕、打了也怕的防疫作戰,終於可以暫時告一段落。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