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3, 2012

猛獸學舌:尾巴與大球

水果女孩系列:紅毛丹是有刺嗎拿這麼遠
煙斗仔在台日兩地都有一票動物軍團相伴,陣容包括了飛禽走獸,外形、尺寸與質材皆異,只有一點共通,那就是牠們身後都有「尾巴」存在。

這陣子,煙斗仔對尾巴興趣特別濃厚,泡澡時常一邊把玩侍浴的橡皮動物,一邊指著牠們屁股上那或長或短、或細或圓的突起,每次都要我重複說上好幾次的「しっぽ/尾巴」,然後她自己也跟著出了口才肯罷休。雖然這偶爾會讓我覺得自己好像是台跳了針的唱機,但小孩學舌就是如此,也沒特別放在心上。

昨日晚餐過後,煙斗仔在客廳自由活動。儘管胖母已經刻意為她調整過桌椅擺設,但所謂「獸行」,就是你越不想讓她往哪去,她就偏偏要朝那兒走。所以即使沙發前有片空間夠她做個體操甚至打幾圈滾,她還是硬要去擠雙椅之縫。而冒險犯難的結果,當然就是皮肉之痛,於是沒一會兒便有「痛い、痛い(痛痛)!」的獸嚎迴盪吾厝。

「你哪裡痛痛?」見怪不怪的賤婢我本人已經聽出她沒有多難過,不過就是嘷個兩聲想順道討個抱抱,所以心平氣和地要她指認傷口,並且說明致痛理由,因為這招在分散小孩對痛處的注意力上非常有用。

果不其然,煙斗仔迅速止住哭吼,接著伸出了手指指向屁股,說:「煙斗仔(是化名無誤)しっぽ、痛い痛い(煙斗仔尾巴痛痛)。」

然後就換我笑到肚子痛了XDDD

事發不到24小時,日記都還沒來得及上刊,煙斗仔又有了最新力作。

下午我見她亂按家裡的傳真機,阻止幾回無用,有點惱火,忍不住就嗆了一句「你把外婆的傳真機弄壞你就『糗大』了!」說完以後暗覺不對,「糗大」這麼艱深(?)的用辭,應該還不存在於猛獸的資料庫中,那我剛才那句話豈不毫無威嚇效果?

抬頭看看煙斗仔,她先是一愣,接著突然在原地立正。我還困惑著她要幹嘛呢,卻見小傢伙不疾不徐地一邊拍手,一邊哼起歌來:

大『球大』球圓又圓,大 『球大』 球滾呀滾。」*

結論是:家有學舌兒,媽媽生氣時要不笑出來都好難。

[1]人肉實驗證明:巧虎國皇民通訊臺灣版洗腦效果絲毫不比倭國遜色,哪怕只是收看體驗版XDDD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