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31, 2012

馴獸小記:家有童工

為了宣揚國威拍攝的水果女孩系列照No.1

我一直戲稱自己是煙斗仔的賤婢,因為和她在一起時,我不但得侍餐、陪玩、幫忙擦屁股;如果誤遭猛獸攻擊,許多時候只能忍氣吞聲。要不是給老天扣上母女關係與愛這兩頂大帽子,過去這一年多來的行為怎麼想都與婢無異(唯一的差別是無法支薪)。

不過,從上個月開始,煙斗仔與我的不對等關係漸有變化。理由是煙斗仔隨成長而良心發現,要嘛幫著拎濕衣服上陽台待晒,要嘛抱起疊好的衣物收入房間,再不就是拿著滾輪四處清掃,或在生協到件時不顧我的阻止,以神力女超人之姿爭搶五公斤重的白米。儘管奴役老母仍是她主要生活重心,但偶爾現身的童工行徑,已足讓我感心竊喜。

今天下午,我在房間裡的廁所疏通腸胃,完事後發現衛生紙盒空空如也,偏偏爸媽分別在廚房書房忙碌,抽得出身的只有四處閒晃的煙斗仔。我心想這是考驗她的好時機,於是二話不說,喚來煙斗仔,「妹妹,你可以去向外婆拿一包衛生紙給媽媽嗎?」

煙斗仔點點頭,逕自往門外走,我坐在馬桶上,有點忐忑不安,一邊擔心她對指令的掌握程度,一邊憂慮她是否真能理解事情的急迫性。然而為母的內心小劇場還沒演完,童工已經滿面笑容地捧來衛生紙,順利解救我脫離拭金危機。

此事不只讓胖母對煙斗仔豎起了大拇指,也讓我由衷以為:

家有童工還有以後大便都不必擔心沒帶衛生紙的感覺,真好。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