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21, 2012

全家福二三事

倭妹的藝術照 *  體驗

此次返台,除了繼續與針劑奮鬥,還有一個重要任務是拍攝全家福照。

拍照的念頭早從去年年初即有,可惜一來湊不攏大家的時間,二來胖母認為煙斗仔太小,帶她去拍照不過彼此折磨,於是始終沒有付諸行動。難得這回終於天時地利人和,胖母於是很有行動力地敲定執鏡人。周五一早,一家八口兵分兩趟,全都擠進了小小的工作室等著上相。

這次拍照有幾件插曲令我難忘:

首樁是胖父拍照前的整髮行動。

拍照前夕,胖母秉持傳統婦女美德,照例去美容院洗洗吹吹一番。閒著沒事的胖父也去當了跟班,後來更一起加入受洗行列。其實如果只是洗頭也就算了,麻煩的是胖父不但要洗,對後續的吹整還很講究,不僅沒忘記要小姐幫他吹膨,還再三叮嚀隔日要拍照,拜託將鬢角的白髮拔淨。

聽到胖母轉述,老實說我真的很慶幸自己沒有從事美髮業,否則當我面對一個明明頂上已空,後腦勺又只有薄幕輕遮的阿輩如此要求,我大概會想拿吹風機砸他吧!

第二樁是龐小弟的當日表現。我一直以為龐小弟是個羞澀的跟班型宅男,想不到這天當鏡頭對準他時,他竟然會自己擺姿勢、做表情,還很配合地嚐試多種造型,而且既不羞澀也毫無扭捏,落落大方的表現讓攝影大哥拍得好high,也差點驚落他姑姑我本人的下巴。

「你不要小看他,他可是拍過藝術照的。」

胖父這句話讓我更嚇,細問之後才知道,原來龐小弟就讀的幼稚園,畢業紀念冊裝的不是大家比耶的蠢照,而是每個人一本專屬寫真,機長酋長海盜球員造型樣樣都來。經此洗禮,難怪阿宅能在攝影棚內怡然自在。是說現在幼稚園都玩好大,只是這麼小就讓孩子拍做作又修過的照片,將來他們要如何誠實面對自我呢?

至於第三,則和攝影大哥的隨性有關。

攝影大哥的技術如何,照片沒出爐前我無法評判,不過他的隨性倒是令我印象深刻。

這大哥先是為求照片美觀,大方送了胖母一套全妝,後來拍龐小弟拍得太high,又決定加送一組照片。等挑完照回家,我們猛然想起既沒問清取件時間,也還沒付錢,匆匆打電話確認,結果只聽攝影大哥呵呵兩聲,「對啊,應該要請你們先付訂金的,不過沒關係啦!」正在心中欽佩他的海派,沒想到接下來又是一句經典:「製本後會通知你們來取件付款,啊,可是我沒有你們的電話…」

攝影大哥真不虧是搞藝術的人,現在我只希望,他不要一隨性就把吾厝的照片全刪光了。

[1]嚴格說來不算初體驗,畢竟她在肚子裡時也有拍過(真相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