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14, 2012

書僮筆記:泣ける絵本(催淚繪本)

繪本借多了不一定會踩到地雷,但保證有機會遇上催淚彈;中彈的對象通常不是淚腺社會化不全的寶寶,而是負責朗聲的僕婢。這陣子我就遇到了兩本書,它們讓我唸到一半便哽咽得無法繼續。

第一本叫作「ホイップベアー」(Whip Bear),封面是隻小白熊正要打開家門探頭望外。在圖書館看到此書,我一心以為它內容必然天真可愛,以熊為主角又正好符合煙斗仔的興趣,所以沒有多想就收入袋中。

初讀時不覺有異,因為書籍前半說的是熊族一家三口和樂的日常生活,直到中段突然來了場大雷雨,然後先是熊母失足墜河,接著爸爸又跟著跳了下去,出乎意外的轉折讓我一時無法反應,還一度懷疑是不是自己日文太差所以誤解其意。遺憾的是我希望的誤解終究沒有發生,熊父熊母自此失去蹤影,一夕之間天地變色的小熊只能憑自己的力量生存下去。

於是我明白了,這是一個關於孤兒小熊如何走出喪親陰霾,同時堅強成長的故事。可惜它寓意雖佳,我卻還沒有接受教化的勇氣,看到一半眼淚就潰堤了,遑論向成天黏在身旁的幼兒仔細說明。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默默祈禱,但願這悲傷的情節只停駐在繪本裡。

第二本是「ちいさなあなたへ(Someday)」。書裡沒有任何悲傷的情節或誇張的用詞,只有短短的詩文記錄著母親對小女兒成長的想法。但也許是因為它實在太真切地點破那種又盼孩子快點長大,又希望她能永遠是身旁小娃的複雜情緒,所以催淚效果絲毫不比前者遜色。

這本書我讀了許多次,每一次都在「有一天你也會長大,會堅強地背起自己的孩子」那頁開始紅眼眶、聲音顫,接下來就只能淚觀,無法聲頌。即使勉強讀下去了,煙斗仔聽到的吸鼻聲大概也比內容還多。

在這本書裡我既看見了自己,看見了女兒,也看見了母親。那些過去為女時從來沒有明白的心情,在多了一個身分以後突然變得如此鮮明。只是我好懷疑,將來我是不是能和書裡的母親,或是和我自己的母親一樣,那麼堅強地笑著揮手,目送長大的孩子遠行。

前兩天煙斗在場,我照例又卡在固定頁面,於是慌忙幫書本丟給煙斗要他繼續,自己則躲到一旁擦眼淚。眼淚擦完重回現場,卻見煙斗默默翻書,一聲不吭,正覺得奇怪,靠近一看,只見熊貓雙眼發紅。「どうしたの(你怎麼了)?」話才問完,熊貓淚堤即潰,結果這天他哭得比我還大聲,連煙斗仔都看傻了眼。

經過這次教訓,我學到兩件事:

第一, 我不知道繪本的世界有沒有地雷,但我確定催淚彈一定存在,挑書時請千萬小心。

第二, 如果不慎入手催淚繪本,除非準備好手帕,否則千萬不要輕易將它交給雙魚座的男人*。

[1]結論是,煙斗仔結婚那天,我可能要準備兩捲衛生紙給煙斗擦眼淚和鼻涕XDDD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