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3, 2012

馴獸小記:猛獸學舌

呷胖

學舌然後搭話是煙斗仔目前最大的興趣,不過她對搭話時機與內容的掌握,常常讓我哭笑不得。

比方說我騎腳踏車載煙斗仔出門辦事,由於她非昔日小娃,路程中又少不了遇到幾個上坡,我一邊負重一邊踩踏板,往往忍不住便喊出了「よいしょ、よいしょ」(唷咻、唷咻)。初時也沒多想,有一天卻突然意識到,最近「唷咻」的頻率似乎高了些,整個人老人味四散不說,再這麼叫下去,我怕人肉包袱馬上就要仿著開口。

這可不成,於是暗下決心,不論坡多陡聳包袱多重,都絕不再輕易「唷咻」。然而我的決心趕不上煙斗仔的舌頭。儘管隔天騎車爬坡時我一聲不吭,但脖子底下的猛獸卻不太安分,正想低頭看看她搞什麼鬼,迷你喇叭就發聲了:

「よいしょ、よいしょ!」

此後我負重騎車再無寧日,因為煙斗仔不只學會了吶喊內容,還摸清了開口時機;只要遇見上坡,她就會自動配送音效,唷咻唷咻個沒完沒了。

天氣炎熱,每次外出回家,我都會在關上大門後喘口氣,然後連發好幾聲「熱い、熱い」,藉此達到心理上的散熱效果。前幾天自外歸返,鑰匙才剛插進門孔,甚至都還沒轉呢,人肉包袱突然抬頭仰視,然後不疾不徐地笑著發話,「熱いね!」。完全沒有料到她會來這招的賤婢我本人十分驚愕,差點連話都說不好了,只能結結巴巴地回她「そ、そうですね。」

前幾天煙斗仔又迷上了說「什麼」,動輒就要來個幾句考驗媽媽的智慧。有天晚上我實在被她炸煩了,當她再度發功,我既不傳道,也不解惑,而是有樣學樣,就回了她一句「什麼」,想看看她反應如何。結果小妮子倒是鎮定得很,不驚不愣,根本頭也不抬一下,就順口嗆了句「もちの『も』(音Mo,和麼相近)」。讓老母瞠目結舌,不得不佩服她的聯想力(或是中日文混用能力?),再這樣下去,我看我們母女很快就可以對玩白癡接龍了。

鸚鵡學舌,僅僅是人云亦云;猛獸學舌,則加了她小小的主張與判斷在裡頭。每次看到她費勁想拿有限的言語和煙斗與我搭話的樣子,有趣之餘,也有敬佩在心中。我已經多久沒像她一樣,這麼努力、這麼用心地只為說與人懂呢?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