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9, 2012

馴獸小記:泳課記錄0809

由於返台在即,煙斗仔和我卯起來在兩周內拼完了這個月應上的四堂課。雖然累了一些(賤婢的疲累程度要乘以三十一倍),但總算沒有愧對有繳無還、少上不退的月費。

回顧本周課程,我有感想如下:

第一,臂圈真是一種令人又愛又恨的東西。

有了臂圈之後,小孩在水中活動自如,老母存在的意義瞬時大減。雖然還不至於分道揚鑣自由活動的程度,至少已經不需再如從前那樣形影不離。

但麻煩的是,正因為臂圈實在太好用了,有時明明已經摘下臂圈,猛獸還會自以為泳技了得,動不動就要在水裡來個前滾翻或者後仰漂。再不就是歡呼一聲,然後奮力往深處狂奔,讓賤婢的心臟與膽皆飽受折磨,每次下課都覺得該是去收驚的時候了。

第二,泳衣上的神秘提把。

早先上課領得泳衣時,我一直想不透,為什麼健身房要在泳衣背後多縫一條粗寬如提把的白繩;它看起來既不像為固定肩帶而存在,對控制鬆緊似乎也毫無效果。在經過四個半月的體驗之後,我現在終於明白了它的功用──馭馬得攬轡,溜狗要牽繩,想要抓住在水裡失控的猛獸,靠的就是這泳衣上的神秘提把。所以現在每次一伸手就能拎住在泳池亂飄亂晃的煙斗仔時,我都好佩服健身房的貼心與先見吶!

第三,熟不一定能生巧,但熟了就會開始沒大沒小。

每次上課,課程中都會安排老師拋擲(!)寶寶,或者抓住寶寶讓他閉氣一小段距離,再交到媽媽手中。剛開始的時候,煙斗仔只要發現抱她的不是老母,三秒內一定放聲嚎哭。時間久了以後,哭聲自動消滅,雖然換手時表情還是有點僵硬,但基本上都能保持冷靜。而隨課程升級,她的反應也進階了。如今只要聽聞「接下來由老師來...」的標準台詞,猛獸就會毫無猶豫地掙脫我手,然後興奮地朝老師狂奔,什麼順序秩序完全沒放在眼裡,搞得我得頻頻向身邊其他寶寶致歉。希望這個部分可以不要繼續進階,否則我真怕下次她會自以為是老師,隨手就抓起別的寶寶往水裡扔了。

下周開始將揮別泳池一個月,希望煙斗仔的泳客魂可以休息而不打烊,留待九月中再繼續燃燒。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