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25, 2012

馴獸小記:浴衣之約

往事只能回味

煙斗仔的浴衣是去年煙斗媽手滑的成果。當時她下手的明確理由我已經不記得了,但應該和今年的甚平相去無多。總之就是路過某店時突然被窗口物件煞到,進去晃了一圈出來發現手上多拎一包,於是決定要拿來獻給金孫女之類的。

只是浴衣和甚平不同,一般少見嬰兒尺寸,所以煙斗媽去年買的是幼童款,之後再配合煙斗仔的身材施針收短。今年剛剛入夏,煙斗媽就非常興奮地表示要將浴衣放長。我聞言後還在心底暗想,煙斗仔好像沒長多少,應該不用這麼麻煩。結果架住當事人一比對,才發現猛獸個兒雖小,其實還是有默默長高;去年滿地拖滑的尺寸,今年已經是迷你裙了,可見海水不可斗量,倭妹也不容小覷。

遺憾的是,煙斗媽雖然只花了一個晚上就修整浴衣成功,但煙斗仔早已不是去年任憑擺佈的小嬰孩。今年不管我們如何威脅利誘勸說,她就是不肯讓浴衣穿手過腳,煙斗媽、煙斗和我輪番上陣都沒有用。

後來賤婢耐性全失,決定以暴力逼她屈服,哪裡想到猛獸的身手矯健得很,我還沒來得及十字固定她呢,她翻個身已經逃離現場,逃走時還沒忘記一把抓走浴衣,然後邊哭邊嚷著「收!」,自己就把浴衣拿到書房去掛起來了,讓我又好氣又好笑,不知道是該罵她不聽話,還是獎勵她即使身處絕境也不違背物歸原處的原則。

浴衣之亂鬧了幾回,後來煙斗和我也懶了,不穿就不穿吧!反正是當事人的意願,我們做父母的可不是沒有盡過力。

今天早上,煙斗仔照例跟著煙斗到書房作亂,我洗完碗進去逮人,卻見煙斗滿臉欣喜,「我剛剛問她禮拜六花火大會要不要穿浴衣,她說好欸!」

揪~竟猛獸會不會遵守與父之約,在她人生第一度的隅田川花火大會上重披戰袍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順便下個注,我個人是賭不會……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