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23, 2012

馴獸小記:ねんね

太常光臨遊戲間的下場就是連開鎖都會了
大概是巧虎國皇民通訊洗腦有成,煙斗仔這陣子對「ねんね」(睡覺)這件事的興致異常高昂。這倒不是說她一天會狂睡五次讓老母享受自由時光,而是她對人在「ねんね」前的準備動作,以及「ねんね」時的表情姿態變得非常敏感。

比方說,自從她發現人是閉著眼睛睡覺以後,只要注意到誰的眼睛不是完全睜開,也就是沒有同時露出瞳孔與眼白,她便會毫不客氣地指著人家大聲說「ねんね」。哪怕對方只不過是眼睛小了一點,或者正因微笑/哭泣導致眼呈彎月狀,都無法避開她的糾舉。


平常針對自家人就算了,麻煩的是她對繪本上的人物要求一樣嚴苛,所以我每次都得費盡唇舌說服她,巧虎國皇民通訊上的救護車司機現在只是在微笑,不是「ねんね」,以防她以為日本的交通規則就是可以一邊開(救護)車一邊睡覺。

還有煙斗仔也很熱衷於為她的動物軍團哄睡。她哄睡的方式不外乎是找個平台,讓心愛的動物玩偶安躺於上,接著幫它們蓋上手帕,然後還會對著牠們一展歌喉。所以每次只要聽到「ねんねこ、ねんねこ、ねんねこよ」的歌聲在屋內響起,煙斗和我就知道,煙斗仔一定又在哪個角落催眠她的動物軍團了。

只是我一直想不透,賤婢我本人並無唱歌哄她睡覺的習慣,不知道她是從哪裡學來這招?還是說,唱歌哄睡是女娃娃們天生的本能呢(那又為何我沒有呢XDDD)?

看她哄動物軍團睡覺其實是件有趣的事。而如果她可以慎選睡覺地點,同時注意蓋被方式,不要有事沒事就在沙發或洗手檯前擺滿一排玩偶,然後還讓每隻都被棉被罩住頭,只差沒在前面擺個木魚和香爐,那麼賤婢我本人應該能更發自內心地覺得,娃娃哄娃娃真是個可愛的行動。

當然,如果她可以順便把自己給哄睡,那一切就更完美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