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25, 2012

涂胖會

今晚帶著煙斗仔和涂胖上Moomin Café晚餐。

說起來這Moomin Café實在不是一個設宴款待男性友人的好地方。理由一是它裝潢走可愛風,席間甚至還有主人翁娃娃同席。理由二是入店客若非親子檔,就是少女(心過分洋溢的婦女)。理由三是餐點分量極少,這從煙斗仔都先嗑掉了一大塊米麵包,還能繼續奪走我三分之的一咖哩和近半濃湯可見端倪。

但幸好涂胖大人有大量,體諒我帶著猛獸用餐必須多方考慮,在避忌生食、濃味和鐵板熱鍋,又不想大排長龍的前提下,願意委屈自己,陪我母女和這北歐河馬並肩用餐。

與涂胖半年未見,除了話裡的滄桑感(還有可能已經爆掉但我看不到的肝臟)外,並不覺得他有太多改變。本來一度期待,這回是不是能從涂胖口中聽到死會的好消息,可惜希望依舊落空。對此,我只能勉勵涂胖早日走出阿宅的小巢,不管加班再晚、出差再多,該去的聯誼還是不該放過,畢竟這年頭最難的不是戀愛交往結婚生子,而是這一切的開端──邂逅。

還有肥魚姐的幸福也是我們共同關心的話題。遺憾的是,這回肥魚姐除了留下代購薯條三兄弟和染髮劑的訊息之外,並沒有給予太多線索。我想欲知肥魚姐情事變化,得等八月中返台update資料庫後再說。

涂胖和煙斗仔的互動則是另一個讓我好奇的重點。理由是去年夏天涂胖來訪,向來認生的煙斗仔不但一而再再而三地主動接近,最後竟然還大方投向他的懷抱,差點讓我跌破隱形眼鏡,一度懷疑煙斗仔體內是不是藏有瞬間辨識對方資產總額的金雷達。

這回煙斗仔見到涂胖之後,雖然不哭不鬧,不過表情略顯僵硬。而且她席間很少發聲,幾乎都在裝乖扮巧,對北歐河馬的友善程度遠遠超越對待涂胖,金雷達顯然已經失效(不然就是資產標準額暗中調高)。

吃飽喝足,煙斗仔爬上我膝暗示閃人,雖然還想和舊友細敘長談,但有人肉炸彈在手,夜生活過不得。謝謝涂胖願意抽空來會,九月再訪時歡迎來吾厝玩玩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