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20, 2012

馴獸小記:一歲兒與圖書館

大推"舟を編む"
五月中起,我開始在圖書館幫煙斗仔借繪本。頻率大概是一週兩次,每次借兩至三本,每本書的借期約兩週左右。還書前我會用手機拍下書籍封面,然後簡單地記下煙斗仔對該書的反應(以及賤婢本人的心得),算是為這段親子共讀時光留下一點小小的紀念。

借還生活過了快兩個月,我注意到煙斗仔的行為上有些變化:

首先是在選書這件事上。一開始的繪本選擇全部由我獨斷決定,我基本上是憑直覺借書,覺得圖案看得順眼,內容不太複雜,就可能隨手取下。但最近一個月來,煙斗仔似乎已經意識到被帶進圖書館就等於回家有新(?)書可閱(聽)後,所以選書時開始會唧哩呱啦地表示意見。比方說入手書籍必須要先給她看過封面,得她點頭方可借閱。如果遇到兩方喜好不同,她從不吝於表達不悅,甚至還會揮手干擾我取書,直到我給出一個令她滿意的借/不借的理由才肯罷休。

其次是對已讀書物的記憶。借書來來去去,終究不比自有,所以我並不期待煙斗仔對接觸過的書籍會留下深刻印象。可事實證明是我低估了幼童的記憶力。前幾天我們偶然借到一本書,書底印有同系列的書籍封面,我沒有多看就想闔頁,煙斗仔卻不斷指著某張圖要我細瞧。我不耐煩地照辦,一開始還沒反應過來,後來終於恍然,那小圖是我們之前借過的書籍封面,我的印象早已模糊,她卻牢牢收入了心底。

第三個變化是讀書時的反應。過去通常是我讀她聽,現在她開始會跟著一起發聲,念到喜歡的篇章時還會暫停來段動作,總之花招多得很,搞得我都快分不清楚現在到底是誰在「読み聞かせ」。

至於第四,是對圖書館的意識。前陣子我們讀到一本書,上頭說無尾熊想知道種花的方法,驢子告訴牠可以去圖書館找答案,因為圖書館裡藏有豐富的知識,神奇宛如魔境一般。這書的內容對小小孩有點太難,圖畫也稱不上可愛,不過闔上書頁之後,煙斗仔每次經過圖書館,就會堅定地指著館內說「本(或書)、いっぱい」。平時對話假如提到書或圖書館,她也會立刻遙指隅田川彼岸,人工案內我們精神食倉的位址。

我寫過很多關於圖書館的日記,曾經堅信那裏是個充滿遺憾的所在。可我從來沒有料到,有朝一日,它會為觀察小孩的成長過程提供一面不同的視鏡,並且常常予我驚喜。

まるで、魔法みたい(就像魔法一樣)。」

現在我知道,無尾熊為什麼要這麼說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