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16, 2012

馴獸小記:無淚剪髮


煙斗仔的頭毛一直是我煩惱的來源。從她出生到七個月大,我擔心的是頭髮對地心引力的抗性,後來髮型雖然恢復正常,我卻得開始為了獸毛驚人的生長速度傷腦筋。

其實長得快好過不長,但麻煩的是射手座的煙斗仔痛恨一切束縛,頭髮都遮到眼睛了,她還是既不給夾,也不給綁。至於甚麼圈圈髮帶更不用提,她通常只會拾起遞上,接著高喊一聲「馬麻,髮!」,意思就是要賤婢滾過來當她免費的芭比娃娃。

長髮不可行,那就剪短髮吧!過去一年七個月來,煙斗仔維持短髮的方式主要有二:

其一是趁每次回台時,到胖母熟識的美容院報到。由於老母同行,再加上與店家相熟,即使煙斗仔在過程中暴走,我也沒有太大的心理負擔。還有剪一次只要兩百也是魅力所在。但缺點是我們半年回一次台灣,如此頻率根本追不上煙斗仔的長髮進度。以今春為例,三月底返日前,煙斗仔的瀏海才被削到額頭半處,一個月不到,黑窗簾已經悄悄遮眼。

其二則是由賤婢我本人操刀。這個方法的好處是免費而且機動,壞處是煙斗仔將來長大看到照片可能會恨我。還有最麻煩的一點在於,她並不會因為動刀的是老母就乖巧聽話,所以我通常只能東剪一點、西削一些,等到好不容易把整顆頭都環過一遍,最初下刀的地方也長長了,搞得我我常常邊剪邊有遭人踹落無間地獄的錯覺。

最近就是如此。當我花了兩個星期搏獸,始終無法成功剪到猛獸瀏海,回頭卻驚見她脖頸處的頭髮已經還原,且因浹汗使汗疹蠢蠢欲動時,我終於決定放下剃刀。上網搜尋資料,發現北千住附近有美髮沙龍提供幼童剪髮,評價似乎不差。雖然我對定價不太滿意,跟煙斗討論過後還是決定一訪。

看來很適合回台北開車吵架
這間美髮沙龍位在北千住西口,外觀看來和一般美容沙龍差別不大,被帶進裡頭後才知別有洞天。此店的兒童房乃是特設,和一般客用處保持一定距離,即使幼童崩潰也不必擔心噪音惹來白眼。而且兒童房的空間很大,洗頭備有專用座,剪髮處也有四五個座位,其中還有兩個是專門拿來分散幼兒心神的小汽車座椅。。

只是光憑小汽車,恐怕很難讓幼童全程安靜,所以座椅前還放著專用的DVD和電視。小孩一坐定,馬上就有專人拿來卡通影片任君挑選。再不行,一旁的矮櫃上有整排玩偶,雖然未必湊得齊十二生肖,但幼兒最愛的那些肯定都找得到。

多虧這些五花八門的設備,煙斗仔今天終於創下她生平第一次的無淚(無吼無暴走)剪髮記錄。儘管剪到最後時有點不耐煩,一直有跳車去換別台開開的衝動,但因賤婢長工適時登場娛女有成,總算平安無事撐到剪完。回想起整個過程,不只煙斗和我嘖嘖稱奇,連胖母事後問訊,都大呼了好幾聲「真的嗎?哎呀!」表示訝異,只能說人家敢收這個價錢果然不是沒有道理。

希望下次回嘉義還能剪出這個髮型
單就結果而論,個人其實喜歡嘉義美容院某小姐的刀工多些,不過如果把整個過程中賤婢的身心狀態加入考量,那我必須誠實的說,雖然日後(在我中樂透前)不可能每個月都帶煙斗仔來報到,但成為熟客的可能性絕對不小。

看著煙斗仔那顆久違的小瓜呆頭,不知道這次可以撐多久哩?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