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15, 2012

馴獸小記:道歉


與虎相伴從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特別是猛獸心智初開,社會化程度仍低,肢體動作卻誇張無比,賤婢長工常直接或間接因此遭受皮肉之痛。每一次被煙斗仔「ㄇㄠ」(或踢或踐踏或被玩具扔)到的時候,我們都會義正詞嚴地訓誡,並且要求她為自己的不當行為道歉。遺憾的是,猛獸要不是被我們嚴肅的表情逗得更興奮,就是似懂非懂地嗯幾聲後逃離現場,再不然就是顧左右而玩他,真正表達歉意的紀錄始終是零。

星期四晚上,我和煙斗仔並肩坐在客廳,念完繪本後想拿電話和老媽視訊,結果煙斗仔一邊拿玩具鏟子,一邊伸過手想來搶手機,鏟子揮著揮著正中賤婢下唇,痛得我立刻掩嘴慘叫。

捂著嘴唇,我轉頭正對煙斗仔,以非常憤怒的表情與聲音告訴她,「你打傷了媽媽的嘴巴,媽媽現在很痛,你應該要跟媽媽說對不起。」從猛獸心虛的表情看來,我確定她知道事情大條,還有我也不是跟她鬧著玩的。不過她沒有致歉跡象,反而轉身拿起巧虎國的香蕉玩具,嘴裡還親親愛愛地叫著,「馬麻,蕉!」顯然想靠賄賂解決紛爭。

開玩笑,老娘才不吃你這套,更何況那是一把吞不得的假蕉。「媽媽嘴巴很痛,不能吃香蕉,你打傷了媽媽,應該要跟媽媽說對不起。」

眼見賄賂失敗,猛獸眼睛滴溜溜的轉了轉,視線落在桌上的水杯,接著馬上誇張地喊了起來:「馬麻,水水!馬麻,水水!」還一副立刻就要衝過去幫我拿水的熱心模樣。不過賤婢今天鐵了心,怒色不改,台詞也依然堅持,「你打傷了媽媽,媽媽嘴很痛,沒辦法喝水,你是不是應該跟媽媽說對不起?」

不敵媽媽的說教,猛獸終於沉默低頭,我再重複了一次相同的說詞,這次她抬起頭看看我,然後點了一點頭。

「那你要怎麼跟媽媽說對不起?」

我一邊問,一邊暗想,猛獸的詞彙庫裡似乎還沒出現過道歉相關用語,真不知道她現在該如何表達歉意,還是這點頭只是隨便敷衍我用的?

結果問號還沒閃完,答案就在眼前揭曉──

一歲七個月十二天大的煙斗仔站直了身子,對著我彎‧腰‧一‧鞠‧躬

那一瞬間,我完全忘記嘴唇上的腫痛,還得努力硬撐,才不至於在說「好,媽媽原諒你,我們握握手!」的時候失笑出聲。雖然這樣說實在有失為母形象,但我真的好後悔沒有把那個場面拍下來。

既然沒有影像,只得以文字捕捉,以此證明,七月十二日乃我馴獸生涯中一個值得紀念的里程碑(?)!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