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9, 2012

濱文樣

日暮里站內有一處小小的販售區,裡頭除了各式甜點輕食,還有一方小鋪「濱文樣」專門販售和風小物。我注意到這家小店已有一段時間,但就如前篇的湯咖哩,由於轉車時腳步不可能閒,於是每每只能擦「店」而過,等到匆匆跳上車後才暗暗懊悔,唉,結果今天又與它無緣。

上個星期因事外出,意外得了空檔,於是慢步行路。過店瞬間,眼睛瞄到一件淺粉的童用甚平,馬上轉向踏入。

這小小的鋪子空間不大,但有趣的東西還真不少。我尤其喜歡店家特製的圖繪拭手巾,它像布質繪本般可以一頁一頁翻閱, 每一頁都是一個有趣的場景。當然也可以全面攤開如畫,平放吊掛各有風情。

如果嫌拭手巾實用性太低,同樣頂著一副俏臉的還有小毛巾和手帕。當然這兩者礙於尺寸,沒法像拭手巾那樣渾身是戲,不過精巧的用色與圖繪還是可愛得緊,搞得我逛到後來都差點忘了原初的入店目的。

星期天難得一家三口到齊,又因為湊了入谷朝顏祭的熱鬧,正好有機會在日暮里轉車,我就一邊扛著人肉包袱,一邊拉煙斗入店。一來是想買條熊貓手帕給煙斗仔,二來也想比對一下上回相中的甚平與猛獸到底合不合拍。

前者沒有問題,煙斗仔一看就很喜歡,後來還相中了一個淺藍色熊貓圖的束口袋,打算買來當煙斗仔外出時的餐具圍兜置物袋。煙斗在旁看了眼紅,說他也想要一個同款袋,於是賤婢大方掏出錢包,決定買下來當作花束的回禮。想不到煙斗這傢伙食髓知味,拿了小袋後竟然又看上旁邊一雙夾腳拖,結果被我以「情侶夫妻不互送鞋,不然很快就切了!」冷拒。

事實證明煙斗仔只愛金光閃閃的衣服
小物處理完畢,接下來看的當然是甚平。我很興奮地拿起淺粉款式給煙斗父女欣賞,結果雖然博得了長工的肯定,但當事人煙斗仔反應卻相當冷淡。問她這件可不可愛,向來都是點頭比搖頭多的煙斗仔,居然用力地搖了好幾下頭。這個反應讓我深受打擊,想想煙斗仔素來走鮮亮華麗路線,退而求其次,換了旁邊一件比較花俏的米色櫻桃紋再試試,可惜反應依然。最後自暴自棄地拿了男用款的白底熊貓圖想做最後一搏,結果仍舊闖關失敗,只好黯然拎著熊貓袋與手帕離開。

回家後上網看到無緣的甚平,心底難免可惜,不過還好這天買給她的熊貓手帕和小袋她愛不釋手,也算彌補了賤婢想鬆荷包卻不成的遺憾。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