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7, 2012

湯咖哩


本學期零工倒數第二天。

今早為了辦事提前出門,結果事情幹完了,到上工前還有一段不長不短的尷尬時間。正在煩惱該怎麼打發,一抬頭便看見「東京らっきょブラザーズ」的招牌,那就當成是老天指引的明路吧!

打從兩年多前在此初上工時,我就對這家店很感興趣,每次零工經過,總想著下回一定要抽空來嘗鮮。可惜思想上的先鋒並不一定等同敏捷的行動,所以想著想著想到孩子都大了,零工也經歷停業復業的變化,對這店的認識卻始終只停留在那一小方對街窗口,以及偶爾隔窗窺見的店內鬧景。今天既然天時地利,也就正好趁著零工歇業前來一頓犒賞自己。

由於是初訪,我不清楚店內夯品排行,不過從菜單上的資料顯示,(1)湯咖哩和(2)裹著派皮的湯咖哩應該是名物。點餐前評估了一下肚況,覺得上了派皮的湯咖哩超出負荷,決定還是先從湯咖哩開始挑戰。又因為出門前食辣慾望莫名高漲,所以我挑了聽起來完全不搭,但一次可以吃到兩種愛物感覺好合算的泡菜豬肉湯咖哩。

老實說,開動期間我並不覺得這湯咖哩的味道有多麼令人驚艷。當然它濃郁的香氣和刺激的口感非常下飯,裡頭用料實在這點也沒話說;當我在這一人分湯咖哩中找到一整顆完整帶皮的馬鈴薯,還有半條胡蘿蔔時,第一次湧生了「竟然有店家用料下重本跟我家不下上下」的感動。

湯咖哩既然在咖哩前多放了個湯,不難想像它沒有一般咖哩那樣濃稠,所以即使飯盡匙空,咖哩湯也可以單獨入口。而假如不甘寂寞,平日午餐也能免費續飯。我雖然一度有追加衝動,不過幸好理智即時上工,所以舀完碗中最後一口湯後,我就冷靜地起身結帳走人。

一直到這一刻為止,我對這湯咖哩都沒有甚麼特別的想法。可說也奇怪,一步上通往零工處的狹徑後,整個人的唇齒舌喉都發了瘋一樣地想念那碗湯咖哩,即使是過了十二個小時後的現在也不例外。

「有這麼好吃嗎?」煙斗好奇地問。

唔…我覺得好像不適合用好吃來形容,最精確的說法應該是「癖になる味」(會上癮的味道)。起碼對我來說,我是今天嚐了它之後,才終於恍然大悟「癖になる」的真義。

下次*我要去點派皮湯咖哩!

[1]該不會就是12小時後吧?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