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5, 2012

馴獸小記:記性

幸好獸姐小人不記大人過,晚上還開心地幫我做了指甲彩繪(?)呢!


七點二十,鄰房的煙斗仔準時叫床。我依照平時慣例,帶著水杯進去問早。她咕嚕咕嚕灌下一大口後,把水杯放置床頭,一陽指對準了門邊的四層櫃,開始沒完沒了地喊起「馬麻,兔兔!馬麻,兔兔!」

初時我以為她索討的是平日扔在床上的小兔玩偶,四處張望,果然在床底下發現兔影,撿起來交回失主手中。結果她接過後搖了搖頭,順手就朝一邊拋開,然後又還復原始姿態,指著四層櫃堅持要老母抓兔。

但四層櫃放的分別是圍兜、襪子、證件,還有一些季節性的育兒物件,沒有玩具或繪本,當然也不可能發現兔蹤。我被搞得有點糊塗,不耐煩地回答,「這裡沒有兔兔啊!」

煙斗仔見溝通無效,停了三秒,姿勢不變,卻突然改口:「馬麻,熊熊!馬麻,熊熊!」

喔,櫃裡的確不見兔蹤,可熊印倒是有跡可循。我拿來裝掛號證、母子手冊的拉鍊包上頭印了一堆熊仔上課的圖案,煙斗仔向來對它興趣勃勃,現在討的八成就是此物。

「要熊熊就說熊熊嘛,我就說這裡面沒有兔兔啊!」一邊碎念煙斗仔,我一邊翻出目標物,交件的時候還忍不住暗自在心底嘟囔,「小阿呆明明自己睡昏指熊為兔,剛才竟然還敢嚷得那麼理直氣壯?」然後也沒多想,就轉身到廚房忙去了。

早餐準備妥當,我帶著毛巾進房想幫煙斗仔擦臉,結果發現拉鍊包已被打開,掛號證和資料全給抽出來滿床散亂,煙斗仔則背向門口,一個人西西嗩嗩不知道在玩甚麼把戲。

「你又亂動媽媽的…」話才說到一半,我啞口無言,因為煙斗仔轉過身來,舉起手中物開心地對我揮動,「兔兔!兔兔!」她手裡拿的是母子手冊,手冊封面上印了一堆米菲,而除非我的認識與世間相佐,否則那的確是兔無誤,她最初的索求並非誤嚷。

可這母子手冊平時總是收藏包內,只有健檢與看病時派上用場,加上拉鍊包並非透明可視,連我這主要使用者都不記得母子手冊的封皮何款,煙斗仔竟然牢牢放在心上,還可以明確指出方位,說真的實在讓我驚了一下。

再冷靜下來想想,前幾天念繪本提到櫻花,煙斗仔也是立刻就伸手指向窗外的堤畔。雖然眼前彼處除綠無它,但四月初,我的確常常牽她在那裏散步撿櫻瓣。所以,原來一歲半的孩子已經開始有記性,完全不是我以為的「哎唷沒差啦,反正過半天她就忘了。」

本日實驗(?)已經證明,不但不忘,還記得很牢,而且搞不好小獸記性比老母還要可靠(還是說她會透視?)!

為了維持和平而良好的母女關係,切記,切記*。

[1]但我懷疑自己到底能記多久呢XDDD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