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2, 2012

煙斗的布拉格之春

上圖顯示煙斗仔的爸也是沒有白思

星期六,煙斗結束為期一周的出差返家。兩地分隔對他與我雖然都非新鮮事,但我老覺得這回出差和過去感覺特別不一樣。仔細想想,恐怕與下列事情有關:

第一, 打不了烊的廚房。

以往煙斗出差,就意味著我可以暫時從W便當*生活解放。通常我會利用這段時間盡情外食和濫食,反正糟蹋的是自己的腸胃,奇檬子爽快最重要,甚麼健康熱量通通可以扔到一旁。然而這回不同,因為現在家裡不只多出一口,這一口還已不能再靠離乳食打發。在我吃甚麼她就要跟著吃甚麼的壓力下,賤婢不敢亂來。我承認我還是有點偷懶,煙斗在的時候一餐至少三菜,午晚餐合併就是六款,但出差期間每餐都縮減為兩菜,午晚餐的菜色時有重複。只是基於對小孩營養不足的恐慌,我會盡可能挑同時使用大量青菜的品項烹煮,算是對為母惰性的一點補償(或者掩飾?)。

第二, 歇不了業的垃圾桶與洗衣機。

過去家裡只剩我一個人的時候,垃圾量也會跟著驟減,即使一個星期只清一次垃圾亦無環境顧慮。現在假如這麼搞,大概兩天我就會昏倒在尿騷味終。煙斗仔雖然已經開始讓黃河流向馬桶,但總還是有忍不住的時候,再加上吸水後的尿布體積十分可觀,要不每日灑掃清理,垃圾桶(如果能發聲的話)一定很快便會悲鳴。

另一個沒得休息的是洗衣機。我實在想不透,煙斗仔的洗衣籃為何總是滿得那樣快。但有活就有動,有動就會髒,髒了便要洗,這種天經地義的道理我沒有興趣反逆。而順行的結果便是沒放過假的洗衣機,還有從沒空過的陽台風景。

第三, 沒日沒夜的思爸之吼。

煙斗在的時候,我從沒覺得煙斗仔有多麼黏他,但自煙斗踏出家門的那刻開始,煙斗仔的思爸模式就進入火力全開的狀態。不但晨昏必喚「把拔?把拔?」,三餐啃飯,還要邊扒邊關心遠在異鄉的「把拔」有無「飯飯?」*。然後三不五時就會拿出有巧虎爸或者熊爸的繪本央我朗讀,念完了還要指指人家書裡的一家團圓圖,悲傷地問我「把拔いないいない?」而若是看到牛仔褲、領帶或眼鏡這種具有刺激性的小物,思爸情結更是會發作到一個不可收拾的地步。

被思爸模式轟炸一周,我不得不相信,煙斗和煙斗仔之間還是有些無法取代的感情存在。而且到後來連我都開始想念煙斗了,畢竟他要是再不回家,老娘耳朵都要長繭了。

喔,對了,還有一件事情也和以往不同,那就是──

這大概是煙斗第一次有吃又有拿的出差。明明是去開會,結果竟然抽中一台iPad帶回家來!那我雖然沒有很想要但也就不客氣地收下了啊XDDD。

[1]從去年下半年開始,煙斗因為工作量增加,下班時間拖晚,所以不只午餐便當,連晚餐都得一併包走。每天跟便當奮戰,讓我數度懷疑我嫁的該不會是披著煙斗皮的池上家吧。
[2]事實證明煙斗仔白擔心了,她老爸回家時,肚子可是比去前又突出了不少呢!
[3]本文標題由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