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28, 2012

隅田川花火大会2012

七月最後一個星期六,照例是隅田川花火大會登場的日子。去年因為震災影響,花火會延期舉行,碰巧又遇上我帶煙斗仔返台,川上花火因此與她失之交臂。今年終於有幸在家欣賞,當然沒有忘記邀請爺爺奶奶共襄盛舉。

由於這回與會人數不多,加上外頭氣溫高得嚇人,所以晚餐從簡,不搞生食也不弄燒烤,而是煮了鍋材料豐富的咖哩迎賓。甜點則是煙斗爸媽攜來的蘋果派,搭配甜滋滋的水蜜桃切盤,飽足程度從煙斗仔圓鼓鼓的肚皮就看得出來。

花火大會的重點雖在花火,但我們這天還有另個任務,那就是要說服今年不知為何一直視浴衣如荊袍的煙斗仔披掛上陣。下午澡後更衣,煙斗和我拿出浴衣試圖對她動之以情,可惜第一波遊說行動未果,煙斗仔同意穿著甚平,對浴衣卻依然只有怒吼「收!」這個反應。

後來煙斗爸媽入座,四個大人卯起來可愛可愛地讚美接力。說到最後,煙斗仔不敵,點點頭,伸出手,煙斗媽和我於是一人一邊,速速將戰鬥服套了進去,睽違一年的浴衣女娃才終於又在眼前現身。

有別於去年滿地亂爬的場景,今年煙斗仔已經是個成熟的直立人,浴衣因此不再需要兼任拖地毯。她也可以露出一雙肥腳丫,甚至自由穿脫草履,姿態模樣與彼時截然不同,教人好難相信,這中間的距離其實才不過三百多日而已。

七點整,一家人上陽台就準備位置。沒參加過花火大會的煙斗仔異常興奮,先是四處跑跳,接下來乾脆席地而坐。我怕她弄髒衣服手腳,在地上鋪了塊野餐墊,想不到她竟然鑽進客廳裡拿出抱枕,然後整個人就大剌剌地躺了下去,懶洋洋的觀賞姿態和她老爸如出一轍,我不得不再次敬佩遺傳基因的恐怖力量。

今年的煙火大會非常精彩,幾組競賽花火的成果都讓人眼睛一亮。其中我最喜歡的是名為「冬日燈飾」的多色花火,雖然這名稱和猛暑日極不搭調,但那朵火熾的聖誕紅實在鮮妍美麗;它在天際盛綻的瞬間,吾厝讚聲滿室,連不安分煙斗仔都(被我們叫到不得不)停下來多看了幾眼。

除此之外,今年煙火施放地點與高度似乎也與過往有別。託此之福,過去我們在陽台觀花火時,最大的兩個障礙(建築物與煙霧)干擾程度大減,賞得花火的清晰度與完整度堪稱歷年之冠。就算是躲進屋內吹冷氣翹二郎腿,也不必擔心眼前美景會因此打折。不擠、不熱、無蟲、免付費,難怪煙斗總是看著看著就會昏迷要感嘆,「這才是觀賞花火的特等席!」

花火大會落幕,揮別爺爺奶奶,煙斗仔被送上她的小床舖。大概是真的累了,沒有多久她就進入休眠模式。看著她酣睡模樣,我有點好奇,今晚不知道會不會有五彩繽紛的「咻~碰~哈啊畢」出現在她夢裡*?

[1]還是不要好了,否則我怕我也不能睡了XDDD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