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24, 2012

乳房社交技巧 II

只差一雙藍白拖和一只金樓雷(或者金條項鍊)就可以回吾鄉當流氓了


真沒想到這篇也能有續集。話說上回停筆於花叢餵奶後,煙斗仔在吸奶時過了好一段安分守己的日子,舉止之乖巧還一度讓我湧生「孩子大了真好」的感動。可惜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文靜少女cosplay撐沒多久,猛獸終究還是露出愛玩好動的本性。

之前她充分發揮雙手萬能的精神,要嘛飲奶拜乳頭,要嘛剪刀石頭布,再不然就是兩手扮蝶裝花漫空飛舞。隨著肢體發展日益成熟,現在連腳也不甘寂寞,常常一邊橫臥吸奶,一邊就見到小腳緩緩上抬。

抬腳幹嘛?起初我也有這個疑惑,不過問號還沒來得及跑完,真相即於吾身大白──

惡行證據
羔羊跪乳,烏鴉反餔,老娘生的這隻猛獸報答我獻乳之恩的方式,是拿她那隻肉腳幫我挖鼻孔。而且一而再、再而三,無論如何推辭都阻絕不了她的報恩決心,小娃肉腳簡直比蒼蠅還執拗難擋。要是日後賤婢鼻孔出現擴大傾向,這筆帳絕對該由煙斗仔買單。

鼻孔還沒摳膩,她又研發出了新招。

前幾天我看她飲用完畢,一邊囑咐她別忘了喝完要說「ご馳走様でした」和謝謝,一邊開始收奶整衣。沒有想到煙斗仔突然撲上前來打斷一切動作,然後舉手指向糧倉,很認真地看著我說了一句:「喔拜」。

我點點頭,「對啊,這是おっぱい」,沒搞清楚她喚奶的用意何在。結果話才說完,小小的臉上突然炸出笑靨一朵,緊跟著爆出好大的兩聲「可捱!可捱!(=可愛!可愛!)」

唔…如果她指的是我的臉,老娘也許還會竊喜一番,但被指著乳房說可愛,實在是想笑也笑不出來。畢竟吾奶既無艷色也沒花紋,除了尺寸之外,我實在無法想像「可愛」的根源何在。正因如此,我想也許應該好好訓練煙斗仔分辨「可愛」一詞的適用對象、情境與時機了。

目前親餵已經減至每日一次,面對所剩無多的奶路,希望煙斗仔能和我一起和平(?)走完。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