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25, 2012

すみだ水族館


今天衝了一趟位於天空樹內的墨田水族館,而且託金孫女的福,賤婢我本人獲贈一張為期一年的會員證。雖說這會員證其實只要來個兩趟就能回本,但為免辜負煙斗爸媽的好意和超近車程,我決定從此每個月都要帶煙斗仔來光顧一回,力求將此證的價值發揮至極限。

即使開幕已屆一月,逐樹熱潮似仍未退,水族館走晃一圈,看到的人頭數和魚頭數恐怕相去無幾,搞不好前者還小勝一籌。不過反正現在有年卡在手,日後多的是造訪機會,向來精打細算的狹窄心胸當然也就跟著放寬了一些,對於擁擠的現場倒也沒有太多怨言。

走晃一圈下來,館內令我印象深刻的特點如下:

第一, 各種各樣的水母。

墨田區水族館大概是我這輩子看過最多水母聚集之處,而且尺寸、形態與種類都很多樣,雖然礙於顏色影響,不到讓人眼花撩亂的地步(都近透明也沒有甚麼可亂),但排在一塊兒也實在夠叫人嘆為觀止。

無所不在的水母讓我想起了兩件事。其一是煙斗仔的故事集裡蒐錄的篇章,上頭說水母因為多嘴救了猴子,結果遭海龍王抽骨為懲,從此就成了一副軟趴趴的模樣。其二則是一句日本古諺,說如果活得夠久,連水母也有機會與其骨重逢(命あればくらげも骨に会う)。當初讀及這兩則啟示時,我心底飄過了無數問號,不過看著這些瘋狂地ㄉㄨㄞㄉㄨㄞㄉㄨㄞ的水母,我想我也不用期待能夠生出甚麼領悟,倒是出館時突然有點想吃海蜇皮就是了。

第二, 活力四射的企鵝。

上個月赴上野動物園,裡頭那堆瘦弱又只會望天的企鵝實在很讓我失望,幸好今天見到的企鵝們不走同樣路線。儘管體貌並不強壯,頂梢鬚眉也無特殊造型,不過墨田區的企鵝下水游泳時身手十分矯健,不只讓煙斗仔看得目不轉睛,更讓賤婢我可以適時結合泳課口訣對煙斗仔機會教育。再加上企鵝貴為此館重點,可從四面八方各種角度觀覽,比起動輒就有一顆人頭擋住魚頭的他區實在友善許多。

第三, 巨無霸寄居蟹。

館裡有個水族箱專門放養蝦蟹,棲居裡頭的龍蝦身形之肥大已經令人讚嘆,而當我轉個身,發現旁邊還有隻更大的寄・居・蟹時,心中的震撼真是無法以筆墨形容。雖然我不免要為牠擔心,一隻寄居蟹長到這麼大,將來除了龜殼外真不知道牠還能去哪裡偷殼,但跳到同是飼主的立場,老實說我還真想請教牠的保育員,是要怎樣才能把豢獸養到這麼大咖?畢竟如果這麼肥大,帶出去健檢一定都不會遇上「你是不是沒把她餵飽?」這種問題啊!

至於其他心得,嗯,等我去完十二次再來寫個年度報告好了XDDD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