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20, 2012

馴獸小記:可愛

煙斗仔的美學標準:色不能淺,花不可少


煙斗仔每日浴後更衣,我都會一邊指著衣服上的圖案,一邊告訴她這是甚麼。這麼做除了是想幫她增加語彙,主要也是賤婢試圖掩飾自己辭窮,因此總是努力地沒話找話說。

而既然是小孩子的衣服,出現的對象物就不外乎是些動物、花朵,和(不噁心的)昆蟲,所以每次說完了重點辭彙之後,我還會順口加上一句「好可愛喔!」然後煙斗仔便會歡歡喜喜地伸手套頭。久而久之,這似乎成了我們母女間一套固定的衣前儀式。

不久前,某日氣溫驟降,我怕煙斗仔著涼,洗澡後先拿了一件灰色素面的包屁衣打算給她穿上。平時動作很快的猛獸這天先瞥了包屁衣一眼,然後便自顧自地躺在床上打滾,不管我怎麼好言相勸,她都不肯起身著裝。後來我有點急了,決定強著幫她套上,不過此舉無用,因為她扭翻幾下,一樣掙脫成功。

我被搞得很火大,把包屁衣晾在一旁,兩手一攤問她:「你不要穿這件喔?」躺在床上哼歌的猛獸點點頭,很大聲的回我一句「嗯!」

「那你到底要穿什麼?」我隨手拉開了她的衣物櫃。這時猛獸突然精神來了,只見她匆匆從床上起身,抓著嬰兒床的扶欄,兩眼放光,肥肥的手指頭對準了衣物櫃裡特別花粉的區塊,嘴裡則大聲嚷出:「可捱!可捱!」

面對這個回應,我有點錯愕,不太確定地再問了一遍:「你是說要穿可愛的衣服?」

「嗯!」堅定的猛獸不改其志。

「灰色這件也很可愛啊!你看上面有一朵,呃,很小很小的玫瑰,多雅致啊。」雖然話說得有點心虛,但我還是決定秉持貫徹始終的精神跟她磨下去。然而賤婢的白色謊言敵不過猛獸的火眼金睛,當我再把灰衣遞上前時,煙斗仔毫不客氣地搖頭擺手展露她的鄙視。

直到我重新從櫃裡挑出一件色彩鮮妍並有獸圖為伴的衣物,煙斗仔才終於露出了滿意的笑臉,然後舉起雙手以萬歲姿任我著衣。穿好後,還沒忘記拍拍自己的肚皮,然後笑呵呵地自誇兩聲「可捱!可捱!」

唔…我真不知道是不是應該後悔太早教會她「可愛」*這個字眼。

[1]根據觀察發現,只要符合:(1)鮮豔、(2)多花(尤以動植物為佳)兩個原則,就有機會博得煙斗仔的讚美。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