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8, 2012

初航




「船」是煙斗仔近來最沉迷的東西。只要從窗口瞥見船隻身影,或是耳際閃過轟隆隆的聲響,猛獸就會立刻進入望船模式。先是放聲大叫「啊!船!」吸引注意,然後要嘛指指自己的小腳要求穿「鞋」,要嘛自己衝到門口拎來拖鞋,接著迫不及待地奔向陽台,小臉貼緊玻璃牆面,只為一睹隅田川來往的船隻丰采。

在被這股「船船熱潮」轟炸兩周之後,煙斗和我決定利用這個周日幫她圓夢。我們原先的完美計畫是要從離家五分鐘的渡口上船,搭個兩站到兩國,再下船乘電車北返。如此既能消磨上午時光,又不必憂慮耽擱午餐,加上費用還好,算是經濟實惠的家庭休閒。

遺憾的是計畫趕不上變化,週六晚間上網確認發船時間,才發現水上巴士的時間表竟然已經悄悄修改,吾厝這站現在被排除在假日航線之外。這個發現一度讓我們陷入失信於女的恐慌,所以緊急討論之後,決定改走兩國-淺草路線,雖然後者必須花上較久的車程,但至少不會讓煙斗仔搭船夢碎。

由於水上巴士的航班非常有限,所以星期天吃完早餐,連奶都來不及餵,款好包袱就匆匆出門。花了半小時左右抵達兩國,一下車就聞到濃濃的髮油味,不遠處還有力士在漫步,此地果然不負相撲重鎮的盛名。這天恰好是大關魁皇的退休表演賽,據說煙斗爸媽也買了票要入場,不過我們的重點可不在欣賞大胖,所以讚嘆了個幾聲便匆匆穿過人潮,往航站直奔。

不知道是逆行航路比較冷僻,還是因為大家都忙著參觀Sky tree,這天水上巴士的乘客兩隻手可以數完。託此之福,我們不但一人一座,看膩了單邊景色還能隨時換位,自在的很。

至於女主角煙斗仔在航站睹船時已經非常興奮,上船之後整個人更是緊貼窗邊不肯起身,一對小眼睛從頭到尾拼命張望,好像巴不得把所有景色都刻進腦海似地,讓隨侍一旁的賤婢長工也看得有趣極了。

從兩國到淺草的航程只有十分鐘,比我們千里迢迢搭車前來的路程還短,不過由於沿途的大橋座座形色不同,再加上河面還有各型船隻和水上摩托車添色,遠處又看得到現在最夯的Sky tree,我個人覺得是一趟很適合帶小朋友來過過船癮,又不會累垮爸媽的愜意小旅程。

下了船,從淺草搭東武線回家,沿途又有新的驚喜。原來Sky tree不只可從吾厝直達,還只要四站而已。現在只希望附設的Shopping mallそらまち裡頭可以加開嬰兒反斗城或嬰兒本舖,這樣以後要補貨可就方便多了,根本連錦系町或龜有都不必去。

這天我們和船似乎很有緣。上午陪煙斗仔過了船癮,到了晚上十點,堤畔又開來了四艘消防船。一開始以為是火警,煙斗和我匆匆跑上陽台想要確認起火位置,後來看到船上架起愛看日本推理劇的人一定非常熟悉的藍帳棚後,就滿身發毛地躲回家中。

與河為鄰樂趣多,不過也有無法迴避的風險,隅田川一天之內就讓我們嚐到兩者。幸好煙斗仔只見證了樂的那個,這初航記才能有個美好的句點。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