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7, 2012

上野動物園初體驗

除了JIRO,就屬這隻心機超重獨霸糧倉的烏龜最讓我印象深刻了!

煙斗仔在5/14這天完成了她的上野動物園初體驗。這天入園陣容非常浩大,不僅有賤婢長工隨侍左右,就連爺爺奶奶與姨婆都出動相陪。

老實說,我已經不記得上次是什麼時候到上野動物園。不過這回再訪,從園內設施和動物們的老態裡,我很清楚地感覺到時光的流逝。這裡的猛獸不只大多都已與猛字無緣,許多還變得異常人性化,非但遇到大太陽會自動閃到角落避暑,餐飯時間接近還會主動靠近餵食口張大嘴巴。要不是新來乍到的熊貓生氣勃勃,我真有幾度以為自己誤闖了獸界的安養之家。

以前到上野動物園,眼睛總是繞著熊貓打轉,現在木柵動物園也已經有黑白獸進駐,物不稀當然就沒那麼貴,多出的心思於是可以平分給其他蟲魚鳥獸。再加上媽媽的視線(與肉體)總是隨小孩移動,所以託煙斗仔之福,這回我也開了新的眼界:

第一,療癒系ゆるキャラJIRO

整個動物園裡最受煙斗仔青睞的活體動物不是熊貓,而是位居西園的一隻巨胖河馬JIRO。煙斗仔為睹JIRO,起碼折返牠籠前三次之多。不只煙斗仔為JIRO瘋狂,連煙斗爸也深深受牠吸引,一而再、再而三地對JIRO發聲,簡直都要跟牠聊起天來。

更誇張的是煙斗爸還不是唯一一個發聲人,這JIRO似乎有種不可抗拒的魅力,能讓所有柵前過客駐足喊話。牠起身吃草的場面更是吸引了大批遊人觀摩,我想就算說牠是西園之寶也絕不為過。JIRO不管是表情、身形,還是オーラ(靈光?),都是一個活體版的ゆるキャラ,完全符合當世潮流,我個人以為上野動物園應該盡力栽培,將來*牠必成大器啊!

第二,アイアイ的真面目。

其實我一直想不透,日本人為什麼要幫馬達加斯加島的狐猴寫歌?不過這歌不僅是煙斗仔晨昏定省的愛曲,她更因為被此歌洗腦太深,見到所有的靈長類都一律以「アイアイ」喚之,就連看到其母的似顏繪也不例外。

在唱過幾百次的「アイアイ」之後,我們這天終於在上野動物園看到了號稱全亞洲只有這裡有的本尊更正確地說來,是看到了休眠中的本尊之臀,正面風采只能透過照片一睹。其實アイアイ長得不差,畢竟猴子能掛著一張無尾熊的臉也算難能可貴,但大概是牠手指長得有點噁心,所以據說在源出地被視為惡魔使者想不到惡魔使者漂洋過海之後,竟能搖身一變成為倭童最愛,アイアイ能遇上甚麼都要可愛化的大和民族真是算牠好運。

第三,子供の動物園。

打從入園的那刻起,煙斗媽就不時提醒我們,別忘了一定要帶煙斗仔去子供の動物園,這裡於是順理成章成為本日最後一站。

子供の動物園最大特色是可以近距離接觸六種小動物,包括:兔子、小雞、鴨子、白老鼠、天竺鼠,還有一個我完全不記得顯然不是太重要的動物。煙斗仔對兔子的反應平平,對小雞則有點反感,唯一比較熱切的是天竺鼠,摸完了不夠,還要偷捏屁股一把,搞得肥鼠差點在我膝上暴走。至於雞啊鴨啊甚麼的我們就沒那麼感興趣了,畢竟在嘉義的時候,連逛公園都可以遇見逃家出來散步的大鵝,這些小家禽又算得了甚麼呢XDDD

這趟動物園之行我們大概從去年秋天就開始嚷嚷,沒想到計畫趕不上變化,拖著拖著眼看夏天都要來了,才終於有機會付諸實踐。但也幸好是等到了這個時候,現在煙斗仔已經會閒逛,也認得出許多動物,逛動物園於她而言才能那麼像場有趣的探險。

下次有空再去逛個水族館好了。

[1]不過牠已經三十歲了,可能也沒甚麼將來可言。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