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11, 2012

積笑有成


搏獸生活不是日日晴空,有時候小孩撒起潑來的討厭程度,真的會讓人覺得,她能不挨揍都要感謝她媽修養好。除此之外,我想也有一部分要歸功於她個人平時的「積『笑』」表現,讓我在瀕臨爆炸時,還能靠著回想趣事點滴平息怒火。

隨著煙斗仔理解力、模仿力與活動力的提升,她有心或者無意鬧出的笑話也越來越多:

第一樁和她個人對奇裝異服的偏愛有關。

煙斗仔愛裹胖母絲巾不是新鮮事,後來她的攻略範圍越來越廣,胖母的防曬球帽也成了入手對象。而且明知戴了以後看不著路,造形又很滑稽,她卻始終不肯收手,Baby Johnnie Walker這照片就是這麼來的。

在台北時,龎小弟出借了他的萬聖節派對用憤怒鳥裝給煙斗仔一試。由於尺寸正好,搖搖擺擺的走路姿態又很逗趣,因此讓她搏得了滿堂彩。結果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貪戀讚美,第二天一早,她竟然又自己去翻出了衣服,還主動表示要穿,讓前一天還在暗酸:「要是在幼稚園看到小孩做這種打扮,我只會想瞧瞧他爸媽是什麼德行」的賤婢我本人登時噤聲。現在我知道小孩的美感都比較特異了,罪絕不可波及九族!

第二樁和如廁練習有關。

回台灣時因為天氣較暖,逮到機會我就會讓她坐上幼兒便座;為了幫助她理解馬桶的意義,我還特別加上誇張的表情、聲音與動作輔佐。可是不知道是不是表演過了頭,讓她留下太深刻的印象,結果她雖然每天都會主動要求坐上馬桶,但馬桶對她的意義似乎更像表演用的肥皂箱;上座以後她就忙著把五官擠成酸梅臉,再用力發出「嗯~嗯~」音效,演夠了歡燦一笑便說要「下」,至今卻仍一顆屎也沒成功痾出來過。

現在問她到廁所要幹嘛,她毫不猶豫便會演起「嗯~嗯~」戲碼,不過若問便往何處去?尿布還是始終如一的歸宿。

第三件趣事的起因則是墨鏡。

煙斗出差時買了一副小墨鏡回來,前陣子我心血來潮幫煙斗仔試戴,戴完後隨手往書架高處一擱。後來煙斗仔還想再玩,但伸長小手搆不到,她只好轉向賤婢求助。

「戴、戴、戴」煙斗仔一邊重複,一邊揮舞雙手。

我大概知道她的目標是甚麼,卻故意跟她裝糊塗:「什麼?你要戴什麼?」偏偏小人唇齒未熟,墨鏡這兩個字就是說不出口。見心電感應無用,她於是一邊續喊「戴、戴、戴」,一邊舉起雙手,用兩隻小掌迅速遮住眼睛,忠實呈現了墨鏡在她小小心底的樣子。然後,我當然就笑翻了XDDD

希望煙斗仔在成長路上可以潑撒得越來越少,同時繼續努力「積『笑』」,畢竟,這一切可都是為了媽媽的修養與她自己好。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