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8, 2012

お花見@北小金

煙斗仔的「お花見」初體驗獻給了松戶市的北小金。

相中這裡賞花是煙斗媽的主意。由於此地恰好介於柏市與吾厝之間,半小時的車程還在猛獸可以安分守己的範圍,再加上對煙斗和我而言是沒有進攻過的新領域,又能滿足我們想要賞櫻但不想衝入人群的需求,所以一早收到邀約簡訊,毫不猶豫就點頭赴約。

這幾年我們看過了櫻伴流水,也見過了櫻雲環城,家裡附近就有條櫻花隧道,至於櫻花樹下埋屍體更是熟到不能再熟的風景。正因如此,出發前我非常好奇,名聲不甚響亮的北小金,究竟要憑甚麼風光收服人心?

走出北小金車站,沿窄路步行約十分鐘,從石版路接上本土寺的參道後,答案正式揭曉──天上櫻花,地上雪柳,交織成通往極樂界蜿蜒小徑上的粉幕白簾。

順路繞行本土寺一圈,我以為此地佳景有三:

首先當然是參道上的櫻花雪柳相對望。櫻花與雪柳一粉一白,一個垂手、一個蔓臂,似在競艷,卻又有相依不離的氛圍。兩者皆嬌妍,單用戀人形容總覺得不夠對味,要嘛也得是對同性戀人才貼切,也才夠美、夠癡纏、夠心碎。

其次是櫻映五重塔。這完全是一個可以列入觀光手冊的模範景色,不只自然與人工要素通通備齊,比例還分配得恰到好處。而且角度不同,櫻種相異,風情即別,一定得徹底發揮觀客精神,從左至右繞足三百六十度,回家檢查照片時才不會心中有憾。
至於第三,是環寺一圈後才在眼前現身的長廊。長廊左側是園圃、竹林,清而有青;右側則為雪柳所據,晶亮如銀。據說越近夏,此地就越花繁葉盛,姿形性質各不相同的植物簡直要以色惑「視」,構出一座迷宮。晃了一圈,我只覺得在這裡修行必須定力過人,否則不但無法超越色戒,恐怕還會花草樹木的喧嘩裡走火入魔。

我們來賞花這天運氣很好,據說正好碰上佛陀生日,所以入場無料(雙手合十)。寺院裡頭因此扛出一頭假白象,正好幫我們成功分散煙斗仔的注意力,讓還不識花趣的猛獸也不會無聊。更重要的是,北小金的賞花人數非但無「山」無「海」,也絕不至「潮」,所以別說嬰兒車行路無礙(頂多就是石頭多了一些),猛獸還可以自由遶境呢!

雖然煙斗仔可能默默覺得「帶我賞花不如給我很多香蕉」,但我還是要在這裡自作主張地替她說一聲:

「お花見」初體驗,成功!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