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1, 2012

Turn around:1Y3M

本月最愛物首推胖母絲巾
煙斗仔滿一歲三個月。

過去這個月最有趣的一件事,莫過於她的牙牙學語。我很喜歡看她睜大眼睛,專注地凝視我說話嘴型,然後一邊費力仿效唇舌位置,一邊用臭奶呆的娃娃音重製聲音符碼,那樣子真是可愛極了,百觀不膩。

伴隨學舌努力而來的是詞彙的擴充。除了聽得耳朵快要長繭的「ㄓㄟˋ個ㄓㄟˋ個」、「要」、「爸爸」和「唔敗(おっぱい)」之外,諸如:寶寶、抱抱、哥哥、狗狗、獅子、鞋、謝謝、還要、拿、掰掰、打開、飯、あいあい(猴子)、ゴロゴロ…等等,也曾虎口徘徊。根據我個人不負責任的分析發現,ㄅ、ㄍ起頭的字辭似乎最易上口。還有她的詞彙庫雖然稱不上多,但相當實用,一個嬰兒只要會嚷「ㄓㄟˋ個ㄓㄟˋ個」、「要」和「還要」,還怕不能橫行家中嗎?

不可思議的是,儘管煙斗總是自稱「お父さん」,現在又只憑facetime和煙斗仔晨間相會,但是她「把拔把拔」卻說得越來越標準,反倒是隨侍一旁的賤婢我本人,被喚記錄依然停留在101回,還常常有被以「欸」稱之的錯覺,真是情何以堪。

本月另一個進步是煙斗仔開始自己吃飯。有天用餐,煙斗仔突然伸手來搶湯匙,不給便不開口,態度十分堅決。我索性問她要不要自己動手,換得幾個點頭之後,就讓預備好的童用匙登場。出乎意料的是,取匙入口的動作她行來相當流暢,原先擔心的東灑西落幾乎沒有發生,自食遂成日常慣例。

不過,這自食行為目前只能算成功一半。由於娘家未備餐搖椅,猛獸吃飯用的是童椅加外出背帶,沒有搭配餐桌,瓷碗加熱過後又非常燙手,我不敢讓她全部自己來,所以通常是先舀好一口份量置碗,再任她自己取匙入口。等到碗底約剩1/3,再讓她練習舀飯。希望返日後加入硬體輔佐,煙斗仔能及早實踐全套自己來的夢想。

還有,她也藉著觀摩習得了講電話和丟垃圾的技巧。前者的成功與胖母有關。在日時我們家裡沒放電話,煙斗和我又慣於以簡訊或mail連繫,「講電話」是項不存在於煙斗仔認知中的行動。但返台以後,娘家的電話一天要響個五、六回,耳濡目染使得煙斗仔現在不但聞鈴就要去搶,有事沒事還會自己拿起話筒嘰哩呱啦,而且說話聲音很大,不時還會穿插誇張的點頭,煞有其事的模然儼然就是胖母翻版,證明言教不如身教這話果然不假。

至於丟垃圾這技能則帶著一點哀愁的味道,因為她拋擲的垃圾裡頭,有三分之二是我的摺紙作品(見第一次丟垃圾就上手),真正符合垃圾定義者僅三分之一,讓我不禁要為煙斗仔的藝術鑑賞能力與美感擔憂(還是不必XDDD)。

這個月也是初體驗的爆炸期,而且葷兒不開則矣,一開便突飛猛進,想踩剎車也來不及,更遑論走回頭路,總之她是用行動讓我明白了何謂「由儉如奢易,由奢入儉難」。

第一個開的葷是溜滑梯。胖父胖母慣常運動的球場邊有個複合式滑梯,球友阿姨說她孫女一向玩得很開心,建議我們不妨也讓煙斗仔去試試。我挑了裡頭最矮的一個,從旁扶著煙斗仔自高點滑下。一開始她還有點緊張,一手抓著我手腕不放,滑了兩次以後,心裡馬上就沒了娘。

現在更好,不管到哪個公園,落地第一眼就是四處張望,一旦發現溜滑梯的蹤影,二話不說立刻開跋。至於最初的複合式溜滑梯早已為她制霸,現在樓梯能上下,隧道會鑽,就連吊橋都沒在怕。不抱她玩?人家根本不稀罕,自己來就可以了。倒是心驚膽跳的賤婢我本人隨侍一旁玩得骨頭快要崩散,搞不好還被她貼以礙事標籤。

第二個開的葷是三輪車。某日宗教行事,遇到同齡的小男孩騎三輪車,煙斗仔看得眼睛發亮,小男生的奶奶和媽媽於是大方出借,讓煙斗仔也過過車癮。沒想到,這一過不只激出了猛獸的滿臉笑意,也激開了胖母的荷包拉鍊,所以第二天下午,煙斗仔就正式晉升有車階級,車色還是她自己挑的。可惜不管車有幾輪,在她學會踏行之前,賤婢我本人注定逃不了驅動力的命運。

在生活作息上,僅存一回的午睡從晨間轉至午飯過後,晚上維持八點到八點半間上床,隔日七點到七點半會準時扮演醒母鬧鐘。飲食部分,早晚親餵和豆漿午茶依然持續,主食三餐的飯菜肉量穩定,一天基本食量是一杯米,晚餐吃完了自己的,還會跑來打我的主意,讓我強烈懷疑她是老天派來監督我減肥的。

這個月也是煙斗仔和外公外婆感情增溫的時期,只是增溫太快,難免要鬧笑話。有天晚上她在胖母腿上玩耍,玩著玩著睡前奶飲時間到,非常準「食」的小妮子不囉嗦,動手就指胖母外套拉鍊,嘴裡大喊「要ぱい」,讓胖父胖母和賤婢我本人聞言笑倒。ぱい甚麼ぱい?三十二年前我都沒喝過,最好現在是吸得出來。

好玩的事情很多,但困擾也非沒有,最大的一個問題就是煙斗仔會認生,對陌生人的碰觸尤其反感,如果還是戴著口罩手套的陌生人,那結果必然是世界大戰。所以去美容院剪頭髮和上急診室那天都有慘烈的大爆炸。希望這點會在她見多識廣後逐漸好轉,否則我們恐怕就要被美容機構與醫療機構列入黑名單了。

有喜有驚,有笑有淚,還有點吵,我們就這樣一起迎來了煙斗仔的1Y3M。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