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12, 2012

針的不能開玩笑:一年目


煙斗仔終於在日前完成周歲寶寶應該接種的所有疫苗。整理清單之後,得最字排行如下:

◎最毒:MMR

原本我最害怕的是五合一混合疫苗,但接種MMR後,它已經超越前者,榮登我心中第一毒針寶座。MMR的棘手之處有二,第一是發作期晚,第二是症狀多重,又因與感冒類似,容易誤判,即使已經事先接獲警告,症狀消失前還是難免緊張。相較之下,曾經兩度導致煙斗仔異狀的五合一疫苗顯得友善多了,起碼症狀單純(發燒),來得快去得也快,無需讓賤婢鎮日提心吊膽。

◎最波折:流感

波折的間接原因是嬰幼兒必須接種兩劑,間隔期又不遠不近。至於直接原因,則和煙斗仔蛋葷開得晚,還有接種期間,吾厝深陷感冒風暴有關。總之一趟折騰下來,原本秋末就該搞定的流感疫苗硬是拖到了寒冬,搞得我每次出門看到口罩人,就想肉身圍牆把煙斗仔密密實實遮擋起來。

◎最傷本:肺炎鏈球菌

肺炎鏈球菌其實日臺皆有,但因我們已在臺注射兩劑,又正好遇上偉哉中華民國上市新版疫苗,討論之後,決定就趁返鄉時在臺灣打完。這個決定的代價,荷包最清楚了!一劑含掛號費為新臺幣3100,四劑打完就是12400元整,加以海外注射無法享兌足立區補助,真正是「打在兒身,痛在娘『金』」。

統計了一下,這一年來為了接種疫苗,總計花費:

掛號費100X9 +輪狀病毒2500x2 +肺炎鏈球菌3000x4=17900NTD
流感3000 x2+水痘6300(-區補助5000) =7300JPY

踩著鈔票的屍體前進,為人父母的只能安慰自己,針劑有價,健康無價。

與針相搏一年,我也深刻的體悟到,疫苗接種實在是一項講求「天時、地利、人和」的任務。天時涉及小孩的月齡、接種時間,以及針劑之間的間隔期。地利須得供針院所不能缺貨(日本腦炎撲空後,我才知道原來疫苗也會缺貨!!),院所環境最好也嚴格控管,以免打個針還順便染感冒回家當伴手禮(小心「生意」太好的小兒科!)。至於人和,當然就是挨針者必須處於健康狀態,這也是為什麼每當接種期近,我便寧可閉關自守(可惜事實證明沒有甚麼用)。

而儘管疫苗價格有別,功能不同,不過這一整年下來,有一件事倒是從頭到尾始終如一--煙斗仔驚天動地的哭聲。

防疫保衛戰第二年度即將開跑,揪~竟煙斗仔能不能成熟面對呢?賤婢我本人雖然毫無信心還是拭目以待。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