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13, 2012

媽是被嚇大的 3

星期六一早,我抱著煙斗仔和胖爸衝了一趟急診室。

煙斗仔在胖爸喝水吃藥,我接電話的短短數秒空檔裡,闖進書房打破了胖母的蜂蜜漬果,被玻璃罐割傷雙手。由於當時血流不止,又怕有碎玻璃卡在傷口裡頭,我們決定要跑一趟醫院。經過醫護人員清洗檢查,確認只傷及表層,也沒有玻璃渣混入,胖爸和我這才鬆了一口氣。

當事人對花斑點點的小手似乎不以為意,回到家睡了一覺,醒來又沒事人一樣的活蹦亂跳,不過三個大人可被嚇得想去收驚。被我們急電召回的胖母一邊迅速收拾掉房中所有的玻璃罐,一邊困惑「那罐子被放在架子最裡頭,又那麼重,她到底是怎麼弄出來的?」。胖父則堅稱從此出入書房房門必須緊閉,絕對不能再重演這日惡夢。

我後來嚴斥了煙斗仔一頓,但更想生氣的對象是自己,理由有兩個:

第一是當時如果再快三秒跟上,我便來得及阻止她的拉扯,可是當時光顧著接電話,看她進了房間才衝上,結果就是這讓我臉色發白的殘局。搏獸一年,照理說我應該已經非常清楚「一下而已,應該還好啦!」的心態乃伴嬰大忌,我卻還是犯了,實在糟糕。

第二是意外發生時,我總是不夠冷靜。後來回頭想想,煙斗仔吞紙、打破盤子、撞破嘴唇、腸胃炎嘔吐,或是這次,不管只有我一個人或有別人在場,我見狀第一個反應幾乎都是慌亂地重複「怎麼辦?怎麼辦?」。跟煙斗和家人討論之後,覺得這種慌張除了與為母之情有關,還有很大一部分源自於對急救措施的不熟悉,前者是自然反應不易抽離,但後者有管道彌補,希望返日之後能以具體行動解決這個問題。

看著煙斗仔因為包紮被迫矗立了大半天的右手中指,我想,這就是我的「毋忘在莒」()了吧!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