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28, 2012

返鄉之路

我最滿意的是機場的嬰兒車,家裡如果也用這種,買菜可就方便了

小年夜踏上返鄉之路,沿途不少新景舊色讓人難忘。

首先是託修行者(前文)煙斗成功擠身SFC之福,煙斗仔和我終於有機會到ANA的Lounge裡開開眼界。除了一享寬敞空間與舒適座椅,當然也沒錯過種類簡單,味道卻遠遠勝過機內餐的食糧。現在我終於明白,為什麼煙斗要在出發三天前,就反覆碎念出發前一定要先進Lounge用餐。畢竟嚐過裡頭的蕎麥麵和南瓜濃湯後,機內餐食的確只值「倒胃」兩字(雖然某人根本眉頭一點也沒皺地就連我的份一起吞掉)。

第二個讓我驚艷的是臺北車站。出發前夕,渣哥已經報訊說台北車站不可同日而語,親身走了一遭,果然證實此言不虛。過去說起一樓大廳,腦袋裡只會浮現排隊人潮、外勞和流浪漢,要再多就是揮之不去的便當與尿騷味。現在這些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各式各樣精緻的伴手禮,空氣裡則漾滿濃郁的奶油香。我們不過是在大廳裡匆匆繞了一圈,三個人就都像滾過糖粉似地那樣甜,再看看周邊人客大包小包的模樣,我不得不震懾於微風的力量。

其實哪裡是微風,根本都颶風了吧這!

第三個驚嘆號出現在吾鄉。老媽接我們回家,行車經過體育館,灰色的高牆上立著大大的電子告示板,橘紅色小亮點拼出22度的字樣。這日是大寒之夜,時間是夜晚七點有餘,氣溫卻22度,對前一天才剛接受風雪洗禮,哆嗦都還沒來得及打完的我們來說,實在太刺激了一些*。

除了前述風景,又一次的攜嬰返鄉行也讓我學到了兩件事:

其一是關於嬰兒飛行耳塞。上次嚐過甜頭(前文),這次當然沒忘記隨身攜帶,可惜我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那就是耳塞雖然尺寸一樣、功能不改,但小孩會長大。上回煙斗仔手指行動不俐落,我趁空安下耳塞,她丟個狐疑表情,一會兒玩開也就無心追究。但這回不行,老娘塞幾次,她就卸幾次,火大了還會搖搖手警告不要再玩,搞得我只能豎旗投降。幸好,起降時雖然都曾見她搔搔耳朵彷彿很癢,吭倒是沒有吭過一聲,只能說小孩大了還是有好處的。

其二是關於離乳食便當。煙斗仔的離乳食吃的一直都是賤婢手製品,但登機不便(而且我也懶得)攜帶保溫罐,所以乾脆參照友人建議,買了日本常見的即食離乳食給煙斗仔帶便當。

照理說,出發前應該要先準備個一兩份給她試食用,但賤婢我本人行前事雜便偷了懶,還不斷以「◎◎家的寶寶很挑食都吃得那麼開心,煙斗仔一定沒問題的啦」自我催眠。結果當日報應即現,一向食來張口的煙斗仔對即食便當非常不賞臉,吃了兩口以後就進入拒食模式,要再餵便拿舌頭抵擋,還激動地搖頭搖手以示抗議,讓完全沒料到會有此招,所以一口氣買了十幾盒,行李箱根本有三分之一都是便當的我非常傻眼。

後來我們嚐試換過其他口味,也試著把它混入自煮的粥飯裡,可惜都瞞不過煙斗仔的味覺雷達。她對即食品的容忍範圍就是兩口,若逾此限,則呸呸伺候,便當們只得打入冷宮。現在每天看到離乳食便當構築的矮牆,心情實在複雜,真不知道該感謝煙斗仔對我廚藝的肯定,還是責怪她口刁,害老母背上濫購的黑鍋。

返鄉之路不長,見識卻長了許多,所以這鄉怎麼能不返呢?

[1]難怪我媽看到煙斗仔的短靴後冷言:「你會害她得香港腳!」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