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14, 2012

雛娃娃模式啟動

自從正月模式結束後,吾厝的幼教季節祭壇就暫時進入了積塵狀態,理由是我實在想不出有甚麼花樣可搞,想得出的花樣又似乎不太適合在家裡搞。

譬如若以傳統節日來看,眼下最該慶祝的非節分莫屬,而與節分有關的物件就是鬼面、惠方卷和福豆。但節分人人都爭相驅鬼,我有病了才搞個鬼面回家還一放近月;至於食材類的惠方卷與福豆更不用提,放了可能從此開啟我和蟲蟲與黴菌的長期抗戰。

如果取經西洋,那大概就是情人節了。但煙斗仔目前仍與巧克力無緣,而且她應該比較喜歡擬人化的物件,空置一堆愛心對她來說跟放了一堆垃圾差不多,說不定後者對她的吸引力還更大一些。

正當苦思無解的同時,煙斗媽為我提來了一盞明燈,「我們來裝雛娃娃好嗎?」當然好,煙斗媽不說我都忘了,煙斗仔(以及賤婢我本人)可還沒與她的雛娃娃們打過照面呢!

煙斗仔的雛娃娃是煙斗媽和煙斗阿姨精挑細選的成果(真相見此),可惜的是,當它們第一次在吾厝登場時,煙斗仔和我還在台灣養生休息。儘管煙斗非常盡責地透過facetime轉播安裝過程,煙斗媽也捎來一分迷你的台灣版本供娘家裝飾,但無緣躬逢其盛總是心頭一憾。原本以為今年冬天又將只能錯肩,現在既然有幸拜見,哪有不點頭的道理?

只有兩點美中不足:第一是我今天得出門評價學生的期末發表,沒有機會親自見證安裝大典。第二是為免這套雛娃娃在入厝第二年就遭女主角無心而順手地殲滅,原本三段式的舞台今年大幅縮水,只扛出最上段的兩尊親王置於九宮格櫃上意思一下,讓即將返台過年的煙斗仔可以利用這一周好好認識「お雛様」。

一下課回家,我迫不及待衝入客廳拜見「お雛様」。第一印象是他們比我想像中還要巨大。來不及細觀,煙斗仔的一陽指和「ナニ」攻勢就開打了,在回答大概兩百次「お雛様」,並且親眼見證她的鞠躬禮後,我大膽判斷她應該還蠻喜歡這對雛娃娃。

好不容易等到煙斗仔就寢,終於有空回到祭壇前再仔細觀察。不看則矣,一看除了驚嘆還是驚嘆,雛娃娃身上的織品與飾物用色實在美極,而且做工十分精細,難怪古人會將它視之為陪嫁重禮。這下我也總算明白,何以連上野千鶴子這樣抵拒婚姻的女性主義者,都無法抗拒根本是以婚禮為概念作成的雛娃娃的魅力*,因為它豈止是套玩具,它根本就是迷你化的藝術品。

這個發現也讓我再次肯定──

沒有拿出整套,同時把它擺得離猛獸很遠,真是一個正確得不能再正確的決定,不然「雛」入虎口,明年我們就只剩下宮女可以擺了啊!XDDD

[1]見上野千鶴子(2007)『おひとりさまの老後』法研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