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11, 2012

針的不能開玩笑:水痘疫苗雜事記

過了一個年後,疫苗之行重新開張,今天要打的是水痘疫苗。

水痘疫苗在台灣屬於免費接種的德政疫苗,但在日本它必需自行付費,而且要價可不便宜,根據我事前在鄰近小兒科打探的結果,每劑索價8000日幣。即使事後可以向足立區役所申請5000圓補助,但還是有3000塊得自行包足,這價格離親民水準實在很遠。

話雖如此,由於我們滯台期間怎麼算都不夠分配,孬婦如我又不敢冒險讓煙斗仔同時接種兩劑活菌疫苗,所以跟煙斗討論之後,還是決定水痘疫苗就在日本接種。

和前幾回不同的是,這次我們換了一家醫院附設的門診中心,離家約莫五分鐘路程,規模比平日報到的小兒科大出許多。之所以捨小兒科就門診中心,無涉疫苗種類、索價費用或醫師技術,純粹只是因為煙斗和我小人之心。在煙斗仔腸胃炎痊癒後,我們從發病期與潛伏期回頭推算,發現煙斗仔最可能感染的時間地點,就是上小兒科接種流感疫苗第二劑那天。再加上後來煙斗陪著去看診,兩天後也不支倒地,症狀和彼時小兒科內充斥的病人群一色一樣,叫我們心裡不飄烏雲也難。

當然這是我們自己免疫力差,罪責不能全部推到診所上頭,只是因為現在正值病菌滿天飛的季節,該診所的空間又與生意繁榮度反比,每次進到裡頭都讓我誤以為自己踏入病症大觀園,為免自找麻煩,還是另謀出路以策安全。

這四層建築的門診中心以老人居多,位在三樓一隅的小兒科比較安靜,候診幼兒大概不及診所的四分之一。問診的女醫生態度非常親切,而且大概事前看了母子手冊,知道我是外國人,說話時特意放慢速度。不過,此地的護士似乎人手不足,在他處常見一個診間幾個護士交替動作,這裡只看到醫生獨自奮戰,所以當嬰兒暴走時,賤婢就必須自己發狠駕住。

說來諷刺,我個人從小就是個不怕打針(還暗自寧願多打幾針以換免藥)的猛者,吾女在這一點上卻絲毫無我真傳。從零歲到一歲,打過的針大概也快兩位數了,還真沒有一次她是不扯嗓怒吼的。喔,不,更正確來說,是她根本就痛恨醫生;候診時還好,但只要一入診間,看到白袍白罩人,戰鬥就開始了。可想而知,今天當然也不例外。

無論如何,打完針總是了卻一樁心事。唯一讓我不解的是,按照門診中心的規模,除了針劑8000定價之外,如果它要額外加收個掛號費,我們也是會摸摸鼻子就認了。但這裡沒有額外的掛號費不說,結帳時竟然還傳來「6300」這個遠低於預想的數字,嚇得我一度以為打錯針。回家查詢水痘疫苗的一般市價,得到6300~8000不等的答案,換句話說這價格是合理範圍。只是我想了半天還是不解,為什麼應該多收費的地方,開價卻是最低限?那我以前幹嘛要去診所當冤大頭?這好地方下次一定要向媽媽友們大力宣傳才行啊!

水痘疫苗無事終了,如果最後這個疑惑*也能一併解決就更好了。

[1]後來我終於想通了!健診中心裡放有「赤旗」,醫院的接送車上還寫著「我愛憲法第九條」。收費如此親民,大概與這健診中心是共產黨系醫院有關。原來黨系不同,理念相異,收費有別,這下真是生孩子長見識呢!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