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8, 2012

正月初七吃七草


新年最後的習俗是要吃七草粥來為年節收尾。由於前年曾經嘗過欲購無處的滋味,今年老娘動作可俐落得很,超市才剛清出空間陳列,我二話不說就將目標物扔入菜籃帶回,寧可多讓這些草兵木將在冰箱裡枯萎,也不要重演上回苦覓無蹤的慘劇。

只是難得這次如此有效率,翌日卻慘遭晴天霹靂。

星期四當生協小哥來按鈴,送入的眾貨裡頭竟然就夾著一份七草便利包。這雙重購買的行為不只推翻我滿心自傲的未雨綢繆,還證明了育兒婦女的記憶力果然相當可疑*。現在別說年節末日可食,我看根本連吃個三天三夜都不是問題,吾厝成員的腸胃這下真是可以洗得非常乾淨。

雖然斷斷續續也煮過好幾回,不過吾厝的七草粥煮法絲毫沒有長進。飯鍋裡算好米水份量,草葉蘿蔔蕪菁全部洗淨切碎,扔進去以後泡個一段時間,接著就全部交給萬能電鍋搞定。

煮法千篇一律就算了,今年吃法也依然不改吾厝惡習。明明別人煮七草粥都是要讓腸胃養生休息,但暴食慣了的煙斗與我無肉不歡,清淡菜粥只挖一口就開始狂加肉鬆,後來乾脆端出烤雞串下飯;從肉至骨、由皮而肝通通不缺,腸胃沒洗乾淨,倒先沾滿油漬斑斑。沒辦法,誰叫七草粥吃起來就是這麼「草」呢!

不論如何,該行的禮俗形式上總是做了。晚上等煙斗仔入睡後,動手收拾門松與十二生肖,九宮格櫃上的正月祭壇正式打烊。

日本新年收工,接下來等著我們的,就是農曆新年了。


[1]煙斗見噗回家懺悔,那便利包是他自作主張買的,所以我還是一個未雨綢繆的人XDDD。你買一份我買一包的行動則證明,全家都在湯裡各加一瓢鹽的寓言故事(?)果然有其真實性。
[2]吾厝七草史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