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30, 2011

聖誕夜驚魂

說真的我一直懷疑是這裝扮激怒了聖誕老人


不知不覺聖誕夜都快過去一個星期了,這一個星期我好像做了一場大夢,而且情節還不怎麼令人愉快。

24號原本是一個開心的日子,事實上那天一直到晚上十點半以前,我們一家三口也的確全員處於歡樂狀態。由於事先已和煙斗媽約好,當天要帶著煙斗仔回千葉省親兼領聖誕禮物,所以一大早我就幫煙斗仔換上了她的聖誕洋裝,而且一不做二不休,連要裝禮物的大紅襪也乾脆掛在嬰兒車上,總之就是一副深怕別人不知道今天是聖誕前夕似的裝扮。

煙斗媽為我們準備了十分應景的起司鍋當午餐,煙斗仔則如預想一般收穫豐富,不但拿到一套玩具,煙斗媽還買了一個很可愛聖誕歌小鈴鼓供她把玩。更令我訝異的是,連煙斗和我也有禮物可收,煙斗媽送了我們一個這兩年很受歡迎的按摩座枕,說要幫我們去去抱小孩的筋骨痠疼。而為答謝這一年來煙斗媽每周五來幫我馴獸,諂媚媳婦如我當然沒有忘記備妥厚禮,所以這天根本是互換禮物大會,人人都有斬獲,大家心情皆好極。

趁著天色晚前返家,聖誕夜的晚餐照例是生協菜譜,唯一的不同是我想讓煙斗仔也能感受餐桌上聖誕氣氛,所以多加了一道Christmas Pasta。煙斗仔對Christmas Pasta非常捧場,雖然她的份不過是用番茄單扮,沒有其他調味,但嚐了一口之後,她差點連日常燉飯都要拋棄。之後放她滿地亂跑,煙斗和我則痛痛快快解決了我們的聖誕夜飯,總之一切都好的不得了,唯一的缺點就是煙斗仔大概太興奮,當天晚上左翻右滾遲遲無法入睡。

我出面哄了半天沒有用,後來累了,決定採放生策略,隨她充分發洩精力後再自動入眠。只是把她放回床上沒有多久,獸嚎突然由大轉小,而且聽起來像被水嗆到。可是床上哪裡有水?我覺得不太對勁,起身一看,結果差點被眼前景象嚇壞,一陣一陣的白沫正從煙斗仔嘴裡狂溢而出。

我立刻抓起煙斗仔往房外衝,到了燈光亮處才發現,她吐的根本不是白沫,而是晚餐內容。

煙斗仔過去沒有吐奶紀錄,所以不論是煙斗或我都有點手足無措,只能由煙斗抱著煙斗仔對向洗手台,等她嘔畢我再將穢物拭淨。可怕的是這嘔吐並非一陣即止,當我們好不容易安撫穩定,再幫她換洗乾淨,一放回床上,白浪又滔滔襲來。整個晚上大概重複了四至五次循環,我們一度都要叫救護車了,後來被緊急醫療諮詢勸退,得到的建議是如果沒有合併發燒、腹瀉等症狀,可以先留在家裡觀察。

只是我實在沒有勇氣再讓煙斗仔躺回床上,第一當然是怕白浪再來,第二更怕嘔吐物反嗆造成窒息,而如果與她分床的我們睡熟了沒有注意,那後果我光想都會發抖。最後,我讓煙斗把煙斗仔的床墊拿到客廳,我先背著她坐沙發,等她睡熟後再視情況讓她躺下,這樣至少我可以一直在她身邊,有甚麼動靜馬上就能應付。後來證明這個作法是對的,因為凌晨兩點,白浪果然又來一回。

25號白天,我先讓她喝米湯,情況看起來控制得不錯,下午她吵著要飯時,就加了濃一點的稀飯,只是報應立現,傍晚時又吐兩回。一直到這個時候,我都一直認定煙斗仔是消化不良,所以聽她哭餓的時候心裡很難過,非常後悔幹嘛要餵她甚麼鬼Pasta搞壞肚腸。

而不知是幸或不幸,這無藥可救的罪惡感後來自然解套,理由是煙斗仔嘔吐症狀不再,但開始出現體溫微熱與水瀉症狀,煙斗和我這才驚覺,Pasta恐怕不過是面無辜的擋箭牌,真正的影武者,是病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