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20, 2011

與胖母有約

返日前,胖母不斷對我耳提面命,育兒生活中有幾件事情絕對不可棄守。這些叮嚀有些來自她的個人經驗,有的是彙整道聽塗說的成果,還有一些是觀察龐小弟成長而來的心得。不管這背後參雜的情緒是「好經驗要與好女兒分享」,還是「同樣的錯不犯第二次」,總之在被頻繁轟炸之後,它們就自動銘刻我心成為教戰守則。
只是知易行難乃人生不變之真理,這些約定的達成度究竟如何?唔,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與胖母有約第一條:睡覺一定要包肚兜。


胖母的理由有二,第一是「小孩最重要的就是肚臍」,還有「龐小弟就是沒養成包肚兜的習慣所以常常生病」。前者的根據我是不太清楚,但後者因為眼見為憑,威嚇力相當強大,是以不管外頭的氣溫是兩度還是三十二度,煙斗仔腹邊一定有肚兜護駕,晨睡、午睡或夜眠盡皆如此。

這肚臍說同時也影響著我的購衣選擇。一件衣服不管樣式多美,只要長度有露肚風險,煙斗仔就注定與該衣無緣。正因如此,她的衣櫃裡有八成是包屁衣,非不得已改穿一般短衣時,我也一定會拿包屁衣給她當內衣使用。還有,儘管睡覺時已經兜不離肚,但是出於對違約的恐慌,煙斗仔穿著的睡衣一定是上衣與睡褲可以連扣。

雙層防護加上煙斗仔的高度配合,胖母之約第一條達成度將近百分之百,連我都想為自己喝采。

與胖母有約第二條:外出一定要戴帽。

雖然敝胖府從上到下根本沒人有這習慣,我也不知胖母的堅持從何而來,不過因為我老早就肖想將來要幫小孩帶麥梗帽和水兵帽,為了圓夢,現在扎根確有必要。所以,從煙斗仔離開月子中心開始,每逢出門我們都會為她帶上棉帽。

在台灣的前幾個月行來還相安無事,習慣看似培養有成,哪裡知道回日本沒多久,猛獸的頭皮就成了不容侵犯的領空。一開始她反抗的對象只有煙斗媽打的籐編帽,當時我們還以為與材質有關,後來不分藤編、毛線或者棉織,有膽闖進領空者一律遭怪手轟下。最初我還會跟她你丟我揀拼比耐性,後來見識到她在騎車途中亂搞的行徑後,未免干擾行車安全,只得宣布棄守。

還好這問題最近似乎出現轉圜,根據煙斗媽和我交叉觀察發現,煙斗仔雖然還是會攻擊所有侵犯領空的髮飾,不過如果我們在替她穿戴後拼命大稱可愛,她通常會延緩,甚至放棄攻擊行動。對此,我只能說虛榮心真是恐怖,而且真沒想到這會從那麼小就開始萌芽。

與胖母有約第三條:平時一定要穿襪。


這同樣是條從龐小弟這個前車之鑑衍生出的叮嚀,遺憾的是它也跟戴帽之約一樣,隨著煙斗仔的動作日趨靈活而逐漸失守。開始穿鞋之後,我們以為可以靠著脫鞋的難度來抑制猛獸的脫襪行動,後來才發現這其實跟殺蟲劑會促成蟑螂進化的道理相同;壓得了一時,壓不了一世,結果現在她不只脫襪很俐落,也快要沒有甚麼鞋子她脫不下腳了。

育兒生活第一年,與胖母的三大約裡,現在只有一項可以打兩個圈圈,離及格似乎還很遙遠。幸好來日方長,我會繼續努力,也希望猛獸賞臉,不要因為自己行為不檢禍延老母,讓我背上失信又不孝的黑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