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11, 2011

生孩子長見識:兒歌穿腦

猛獸比我還跟得上潮流!
前陣子有朋友喜獲麟兒,上FB看照片時,被其中一篇賀詞吸引;那裏頭除了例行的恭喜恭喜,還有一句「看來以後iPod裡塞的都是兒歌了!」,讓我「睹」言瞬間就爆笑出來。

爆笑的理由非常簡單,它實在太一針見血了!這差不多就是我現在的生活寫照。而且我相信,家有乳幼兒的父母多半相去不遠。自從煙斗仔問世之後,起碼有二十多年沒再聽、唱過兒歌的我便墜入了兒歌地獄。iPhone裡至少塞入百首中日兒歌不說,經過近一年來的晨昏定省,再加上自己編派動作苦中作樂,我現在根本就是一台會走路的人體兒歌點唱機,要不是衰老醜胖了一些,應該也有資格去應徵「歌のお姉さん」*。

長期在兒歌轟炸中度日,讓我歸納出兩點心得:

第一, 原來兒歌的全球化遠遠早於流行歌曲。

當自小耳熟能詳的兒歌披著日文歌詞現身耳際時,我真的非常非常訝異,因為我過去一直以為,此乃我大中華民國獨有之創作,怎麼海洋彼端的倭人煙斗也能琅琅上口,難道我們雖無邦交但早已國威遠播?遺憾的是當然並非如此,因為這些全球化的歌曲多半源自番邦,要不然就是本出倭國,只是當年不知道在甚麼背景之下飄洋過海,然後就跟小甜甜、小飛俠一樣,在刻意且縝密的包裝下掩蓋了外來血統,搞得我直到長大以後才知道,原來這些童年時期的好朋友並不跟我拿同一款護照。

不過往好處想,兒歌的全球通用證明,儘管國有疆界、文化有壁,但至少音樂是自由的,它能易形變貌,潛耳伏心,於是即使說著不同的語言,都無礙我們哼出一樣的調。

第二, 兒歌並不一定都是親切的。

我不清楚現代版的中文兒歌如何,但就我熟悉的老兒歌和手中現有的幾張CD來看,台灣的兒歌大多比較簡短,即使同段樂曲重複哼唱,歌詞至多兩版,再加上描述的通常是單一情境,多聽幾次就能背下。

相較之下,日版兒歌就麻煩多了,因為時不時會出現帶有強烈故事性的兒歌,等他把整個故事囉嗦完,前面的部份我也忘得一乾二淨。這下場就是「浦島太郎」我永遠只記得人被烏龜架走,至於龍宮城以後的內容,便只能以做菜為由迅速自演唱現場逃跑。「桃太郎」總是停留在索討飯糰的階段,「龜兔賽跑」則在罵完烏龜後就啞口...老實說,我真的很懷疑,這些不親切的兒歌根本是寫來讓爸爸媽媽丟臉用的,這也難怪此地有那麼多家庭崩壞了

當然,倭版兒歌中也不是沒有深得我心的樂曲。我最喜歡的兒歌有兩首,一是「犬のおまわりさん」(翻成中文就是「狗條子」XDDD,MV見此),一是「糸巻きの歌(捲毛線之歌,MV見此*)」。前者的曲調輕快,歌詞可愛有趣,唱起來非常有卡通畫面。後者擷取外國民謠而來,短短的歌詞*會讓人想及,冬天夜裡媽媽坐在火爐前打毛衣,還有一旁幫忙捲毛線的小孩,即使我壓根不會打毛線,也從來沒有動手的意念,但哼唱時,心裡就跟著暖了起來。

我的兒歌之路還要繼續,不知道下回又會是哪曲哪調打動賤婢的耳朵與心?


[1]如果有歌のおばさん,我應該有望勝出。
[2]後來才知道這是因為我聽的是濃縮版,完整的歌曲一點都不短,但我決定無視這個事實。
[3]找到MV之後發現,賤婢研發的動作跟專業人士其實也差不多嘛!XDDD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