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8, 2011

《シューマンの指》(舒曼的手指)


《舒曼的手指》入手以前,我對奧泉光一無所知。預約此書的理由只有一個,那就是去年「本屋大賞」的冠軍作品候排人數將近三百,沒有一年半載無緣一親芳澤,火大之下轉頭勾選了排行榜中其他九本,《舒曼的手指》於是就這麼攀上書桌。

這本書有三點值得一提,首先是它從封面開始就很吸引我。

黑白對映的琴鍵上灑著一抹血跡,再搭配《舒曼的手指》這種似乎帶有典故可以追溯的書名,根本是在視覺上就非常推理小說。不過這封面倒也不是完全沒有副作用,剛從袋中取出時,我就一度以為自己弄髒借書,滿心都是「完了完了,要被索賠了」的恐慌,還沒閱讀已先飽嘗驚嚇。

其次,書中有三分之二是樂史與樂評,這正巧是文化資本為零的蠢婦我本人一竅不通的內容。但奧泉光對情節的安排卻有種魔力,讓明明壓根不解古典樂論述的我,可以因為開頭的謎題與解謎的誘惑,一頁接著一頁苦嗑,完全不捨放手,讀著讀著甚至萌生了要買舒曼鋼琴曲來聽聽的念頭。

不過,這個念頭在書末消失無蹤。真相大白的剎那,我又想大罵、又想大笑,兩個極端的反應都是為了同一個理由:原來我一開始就上了當,從頭到尾都在作者設下的陷阱裡打轉。

我先被開頭誤導,以為這是一本以再生醫療或者神鬼祕法為題的懸疑故事,接著死命地想從艱澀的樂評史論裡發覺蛛絲馬跡,拼命苦思永嶺修人究竟是何方神聖。直到末了的信件才終於恍然,這讓我花了長時間苦纏搏鬥的對象全然不是重點,而且根本連存在與否都堪疑,這不是被作者誑了一場還是甚麼?但可以誑人誑得如此徹底,奧泉光的筆技令人佩服。而在事後查詢舒曼生平,發現原來他也是個神經病之後,我終於明白如此情節的用心,對奧泉光的敬意於是又再添幾分。

正因如此,我有了第三點心得。現在我相信,寫書的人未必是瘋子,但讀書的人一定是傻子,因為世界上恐怕只有小說讀者這種生物,才會對精神病患的空想認真。也一定只有小說讀者這種生物,即使都被騙得團團轉了,還會在闔上書頁時暗暗感嘆,如果一部作品真的好看,偶爾被玩弄一下好像也沒那麼壞。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