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2, 2011

針的不能開玩笑:流感疫苗體驗記

武松打虎...差點寫成石松XDDD
這個星期一,我終於完成了一件懸在心頭多時的任務,那就是接種流感疫苗。

出發前我有點緊張,理由有兩個:首先是這雖非煙斗仔的疫苗初體驗,卻是第一次在日本接種。其次是根據江湖傳言,流感疫苗的保護力雖非十全,但有極高的可能性會出現副作用。單是這兩點,便足以讓甚麼都不會,唯獨緊張非常在行的賤婢我本人暗剉於心。

幸好,我們母女的疫苗接種在三十分鐘內就順利落幕。儘管煙斗仔的慘烈哭聲幾乎要把人家屋頂掀了,但醫生護士可不是被嚇大的,獸吼再淒厲也不致影響針劑施打的行動。而回顧這次在日接種初體驗,我學到了三件新事:

第一, 原來這裡的疫苗是由醫生動手。

煙斗仔在台灣的疫苗接種全部是在醫院完成,通常是由醫生負責看診,針劑施打則交由護理人員操作,所以我一直以為這是接種的基本流程分工。上個月煙斗仔感冒看診,我曾經暗暗困惑,怎麼不論是小兒科或耳鼻喉科,裡面都找不到像是可以接種疫苗的地方。這次的流感疫苗接種終於替我解開謎底,原來疫苗接種也是由醫生擔綱,而且原地施行,不需變換場所,完全符合校長兼撞鐘,鐘還裝在校長室裡的原則。而診所裡聘了一大堆護士,原來最主要的功能只是幫忙擒獸,並在接種後幫猛獸們貼上一張有大眼猴貼紙的可愛OK繃。

第二, 原來流感疫苗打的是上臂下方。

除了卡介苗外,煙斗仔的疫苗接種都是在大腿上完成,所以當我準備幫她脫褲,醫生卻搖搖頭說只要捲袖即可時,我其實有點驚訝。而更出乎意料的是,輪到我挨針時,打的竟然是上臂的後下側。我記得今年年初在台灣接種,施打處明明就是臂膀上方,而且過去也從來沒有疫苗打在上臂後下側的經驗,不知道這是跨了國界,疫苗有別使然,還是因為日本的醫生就連施打都要重視形容美觀*?不論是哪個,我只希望不是這個醫生獨特的癖好。

第三, 原來流感疫苗有副作用的江湖傳言一點不假。

接種完畢,煙斗仔和我都無異狀,但到了下午,我突然覺得手臂後方有點發癢。捲起袖子一看,差點沒昏倒,原來接種處以針口為中心,腫了一個直徑五公分左右的包,不但又紅又癢,壓到時還會麻痛。

這個腫包嚇壞我了,假如厚皮人都有這麼誇張的反應,那煙斗仔豈不更糟糕?所以二話不說,立刻衝去檢查,結果猛獸的嫩臂一點兒變化都沒有,而且神情非常鎮定,看起來並不像被癢痛折磨。我放心之餘,也不免有點困惑,莫非猛獸與我的天壤之別,是肇因於那張大眼猴貼紙的可愛OK繃?那我下次(明年吧?)一定要哭求護士也賞一張給我。

最後還有一點不是新事,而是今年年初在台灣接種時,就曾經閃過我心頭的疑問,想不到這次在日接種之後再度出現──

接種完流感疫苗之後,回家都會大發奶是怎麼一回事?

[1]後來我就釋懷了,畢竟要是打完會腫出半個乒乓球(而且還長達三天!)的話,那的確是應該打在看不到的地方啊!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