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8, 2011

為父之路

其實也不能怪猛獸,畢竟目標太明顯了

煙斗仔對煙斗來說,大概是一個又愛又怕的存在。愛的理由和全天下的父親一樣,另外或許也與煙斗仔根本是他個人的女裝迷你版有關。至於怕的原因,則有三個:

第一是煙斗仔不只外型習性拷貝其父而來,嗜好也和她老爸如出一轍,所以煙斗視若珍寶的CD、LP與音響,同樣也是煙斗仔的心頭好。她喜歡到每天不按三餐啃個幾回不能干休,怎麼嚇阻、如何處罰都沒有用。看著珍藏逐漸被口水腐蝕,我想煙斗現在應該非常明白,為父之路不是那麼簡單。

第二,煙斗仔的小腿非常有力,再加上近期正在練習站與走,即使被大人抱在手裡,雙腳也絕對不肯安分,要嘛狂踢正步,要嘛空踩樓梯,總之一刻都不得閒,而這結果就是時不時在煙斗身上發生的踹蛋事件。現在我只要聽聞煙斗發出淒厲的慘叫,就知道煙斗仔又在執行鞏固獨生女地位的滅種計畫了。

第三則和虎爪攻擊有關。由於由坐而立的動作才剛剛起步,煙斗仔想站的時候,多數還是得靠著攀物才能起身。攀附目標除了櫥櫃、沙發、健身器,大人的身體也是她求助的目標。正因如此,在吾厝行動時必須分外小心,如果感覺雙腳突然遭到不明力量牽引,一定是猛獸正在借力使力。

其實出雙小腿而已,照理說沒有甚麼了不起,不過煙斗仔抓我的時候是用手掌抓小腿沒錯,抓她老爸時可不是。只要目標是煙斗,煙斗仔每次出招一定是用拇指、食指與中指,瞄準的對象則是小腿…上的腿毛,站起身後還不會輕易放手,一定要使勁一拉才算完工。

而這下場,當然就是熊貓痛不欲生的悲吼。

更糟的是,大概是拉腿毛拉出興趣,最近煙斗仔攻擊的範圍開始上移。所以現在煙斗已經不敢在沒穿上衣的情況下靠近煙斗仔,畢竟扯個腿毛都能讓他痛吱吱,胸毛被拔的苦境就更不用說了。

又愛又怕,痛並快樂著,我想這應該就是煙斗的愛的代價。

今天雖然不是日本的父親節,不過還是利用這個機會,代替煙斗仔祝煙斗一聲父親節快樂。同時,我也要祝胖爸父親節快樂,我想我以前應該是沒有攻擊過胖爸的腳毛,我真是一個孝順的孩子啊!

Post a Comment